一鸣惊人,北京有支青少年滑雪队

来源:新华社2021年03月10日 11:27

与北京青少年滑雪队夺得的那些金牌相比,让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记忆深刻的,是他们夺得首金前一天发生的故事。

一鸣惊人,北京有支青少年滑雪队

2018年3月,北京青少年滑雪队首次参加全国性比赛

三年前的3月11日,大雪弥漫,气温骤降。整个雪场内只剩下北京队还在进行赛前场地适应性训练,准备次日举行的全国青少年高山滑雪锦标赛。

“当时天冷雪大,其他队伍都离开了。我们的孩子却不肯走,一直和我说:‘主席,请让我们再滑一圈。’就那样,他们冒着严寒大雪一直滑到了天黑雪场关闭。”李晓鸣说。

“我发现,我们的孩子是发自内心地喜欢滑雪。那让我印象最为深刻。”他说。

一鸣惊人,北京有支青少年滑雪队

李晓鸣接受电视媒体采访

当时,北京队由14个在普通学校上学的孩子组成,纯粹业余实力。那也是北京市第一次组队参加全国高山滑雪的比赛,毫无经验可言。李晓鸣说,他们根本就没奢望能够染指奖牌,更别说金牌了。“我一直和孩子们说:‘我们是来学习的,对手是专业的,所以在比赛中不要有压力。不要犯不该犯的错误就行了。’”

然而,比赛的结果出人意料。北京选手在全部8个项目的比赛中夺得了5枚金牌,另外还夺得2银3铜,让所有参赛队都瞠目结舌。

次年2月,在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高山滑雪的比赛中,北京选手再次掀起狂飙,囊括所参加的6个项目的金银牌。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就这样,北京市青少年滑雪队以一种连他们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方式在中国滑雪舞台上异军突起。

北京青少年滑雪队的队员都是些普通学生,平日他们要在学校上学。只有到了冬天周末或节假日时,他们才有机会去雪场滑雪。

这样一支滑雪力量的崛起,背后有很多内容值得探究。

厚积薄发

由于新冠疫情,北京滑雪队最近两个赛季都没能参加比赛。今年寒假期间,他们在北京八达岭滑雪场进行集训。最小的队员是一名年仅7岁的小姑娘,名叫张秋麟美。

张秋麟美的父母张鹏和魏薇是资深雪友,两人也是“国际高山定点滑雪公开赛”的组织者。孩子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滑雪是个必然选择。

魏薇说,张秋麟美三岁多时就被她使用各种办法“骗”上了雪道。第一次滑高级道时,孩子吓得大喊“妈妈,我们滑错道了。”但在妈妈的“威逼利诱”下,她还是坚持滑了下来。从那之后,张秋麟美对滑雪的恐惧感慢慢消失,变成了一名滑雪爱好者。

一鸣惊人,北京有支青少年滑雪队

张秋麟美在滑雪——照片由魏薇提供

北京滑雪队的队员基本都是张秋麟美这样的“雪二代”,从三四岁就开始滑雪。他们的家庭很多之间都有联系,形成一个小圈子,对孩子们滑雪素养的提升很有帮助。有些条件更好的家庭,会带孩子去国外滑雪,为他们聘请欧美大牌教练。一位中国专业教练说:“一些北京孩子的滑雪技术比国内专业运动员都强。”

当这些孩子在全国赛场夺冠时,他们很多已经拥有十年左右的雪龄。

健康自然

北京滑雪队的孩子是幸运的。首先,他们家境较为优裕,经济条件足以支撑他们的滑雪开销。其次,他们的父母大都开明,知道体育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鼓励孩子滑雪。他们这里不存在体教融合的问题,因为体教从来没有被人为地分裂过。他们是在一种较为健康自然的环境下成长。

一位专业教练告诉记者:“北京有一个优势,很多孩子从小就滑雪。家长支持,孩子也喜欢,然后在这个项目上就有了一定优势。这是一个正常自然的过程。”

一鸣惊人,北京有支青少年滑雪队

在北京八达岭滑雪场训练的北京滑雪队员

在北京八达岭滑雪场,记者问一些家长他们孩子未来是否会从事专业滑雪,多数家长都选择了顺其自然。其中,张秋麟美的妈妈魏薇这样回答:“说不定某一年她能代表中国出战冬奥会也未可知。如果仅仅作为一个滑雪爱好者,滑着很开心,止步于此,也OK。”

因势利导

如果没有北京滑雪协会,这些孩子不会有在全国赛场展示自我的机会。

借北京申冬奥成功之东风,北京市滑雪协会于2016年底成立,并于次年一月举办了第一届北京市青少年滑雪比赛。

“当时有260多个孩子参加,他们的热情和水平之高,都超出了我们的预想。”李晓鸣说,“当时我们就觉得应该组建一支青少年队伍,为孩子们的更好发展提供平台。”

2017年6月,北京青少年滑雪队成立,然后就开始了在全国比赛中摘金夺银的历程。

一鸣惊人,北京有支青少年滑雪队

李晓鸣为选手颁奖

李晓鸣说,北京作为首都,经济发达,且即将举办冬奥会,具备天时;另外,北京周边雪场较多,也有地利;北京市滑雪协会需要因势利导做好“人和”。

他说:“过去那种‘学习不好练体育’的理念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我和很多家长交流过,他们认为滑雪是为了培养孩子综合素质,不一定要走专业道路。我们搞体育的人,必须要认识到这种理念的转变,工作重心要从管理向服务转移,拓宽服务内容。”

李晓鸣说,北京滑雪队队员对于滑雪的热爱让他深受感染,让他工作也充满动力。他说:“我们的孩子是发自内心地热爱滑雪,是‘我要滑’,而不是‘要我滑’。我觉得这是他们能够在比赛中成功的根本原因。”

(记者 马邦杰)

照片:除注明外,均由北京市滑雪协会提供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