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的碰撞唤醒沉睡的首钢 与“水晶鞋”共舞上演飞天传奇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1年02月11日 12:33


石景山脚下,钢炉林立的首钢园区内,首钢滑雪大跳台是最为独特的一道风景。工业元素与奥运元素完美结合,北京2022年冬奥会这里将上演“雪上飞”的动人景象。

2008年,为了北京奥运会,首钢大规模搬迁。奥运会结束之后,首钢园区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随着冬奥再一次选择了首钢,“老厂区”重新焕发了活力。

从夏奥到冬奥,曾经的钢铁巨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京西新地标。首钢的厚重与冬奥的活力相得益彰,冰与火之歌在这里奏响。

冰与火的碰撞唤醒沉睡的首钢

设计/刘亮 王烨

1. 轻盈飘逸的“雪飞天”

乘坐运动员电梯从地面前往比赛出发区,45秒时间,电梯稳步上升,首钢园的景色逐渐进入视线。

东有群明湖,西临永定河,南靠新首钢大桥,北有四座冷却塔工业遗存和老电厂,群星环绕之中,彩色的首钢滑雪大跳台在满满的工业风首钢园区内,很是醒目。

首钢滑雪大跳台的设计灵感来自敦煌壁画“飞天”,丝带在空中飞舞的形态与滑雪大跳台造型十分契合。颜色来自冬奥会徽,做了渐变处理,从顶部的蓝紫色过渡到蓝色、蓝绿色、黄绿色,最后变成黄色、桔色到红色,最终采用了24种颜色。

冰与火的碰撞唤醒沉睡的首钢

首钢滑雪大跳台由24种颜色组成

因为没有用到标准色卡,设计团队通过给厂家提供色号,一遍一遍地做色卡打样,再从厂家提供色卡的打样中筛选,最终确定为渐变色。

2019年12月6日,滑雪大跳台灯光效果首次公开亮相。绚烂的灯光下,首钢滑雪大跳台宛若一只漂亮的水晶鞋。

2018年12月开工建设,2019年10月31日建成。仅用300多天,首钢滑雪大跳台就建成完工,是北京冬奥会北京赛区首个建成的新建比赛场馆。但在设计之初,除了“几条曲线的图纸”,其他什么都没有。

2018年,自由式滑雪大跳台成为冬奥会比赛项目,在这之前所有比赛场馆都临时搭建,即用即拆。首钢滑雪大跳台作为冬奥历史上首个永久保留和使用的同类比赛场地,其设计、施工都无先例可循。

建设之初,首钢园一片荒凉,甚至没有一条正规的路。为了选择更好的地址,建设团队对场地风速、日照情况、赛时需求、赛后利用等进行了大量调研,最终选择建在东偏南10°的方向。

“我们整个设计团队通过对于太阳的仿真模拟,推算出冬天的最佳角度,在既能满足我们整体规划的前提下,又可以保障运动员的安全。”首钢滑雪大跳台项目经理潘晓智说。

冰与火的碰撞唤醒沉睡的首钢

潘晓智

首钢滑雪大跳台由赛道、裁判塔和看台区域三部分组成,赛道采用了最新的单板大跳台赛道曲线,长164米,最宽处34米,最高点60米。虽然看上去“体型”硕大,但处处都是精细活儿。

赛道的主体结构是钢构架,首钢滑雪大跳台所用钢都是场外预制,场内拼装。赛道最陡坡度约38度,拼装偏差不能超过3毫米。而且飞天飘带的设计是不规则的弧形,拼接的难度陡增。

为了能够保证拼接的精确度,设计团队选择用3D创建模型,准确的把控每一个部件的位置和拼装方式,然后把模型拆成平面,然后进行部件制作。

首钢滑雪大跳台机电主管郭鹏表示,“在不同单元之间拼装的时候,我们都是用高精度的全站仪进行全程跟踪检测,最终把误差控制在了3毫米之内。”

2. 北京赛区唯一的雪上比赛场地

2019年11月27日,首钢滑雪大跳台正式交付使用。

场馆准备好了,但考验才真正开始。

为了让这项新兴的项目得到发展,比赛一般都会在市区举办,这也是首钢大跳台成为北京赛区唯一的雪上比赛场地的重要原因。但造雪条件严苛,铺设一条完美的比赛赛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冰与火的碰撞唤醒沉睡的首钢

首钢滑雪大跳台的赛道

造雪师张玉杰表示,造雪的最佳条件是零下3°,但北京白天的温度大多都达不到造雪的条件,所以造雪团队一般都是从晚上开始工作。

一场比赛需要6000立方米的雪,从晚上8点到早上8点,造雪团队根据天气情况随时检测,在最佳的时间进行造雪,大概需要15天。

而造雪只是第一步,加上后期摊开、平整和赛道塑形,大概需要32天的时间。

赛道的最基础部分是钢板,如果温度升高,雪出现轻微的融化,钢板与雪之间的摩擦力就会减小,可能会出现雪滑坡的情况,为了把雪牢牢的“抓”在钢板上,设计团队研发了一些特殊的措施。

团队在赛道最底层钢板的上面铺一层疏水垫,这种材质有些像毛毡,它会跟雪产生一个较大的摩擦力,将雪固定在上面,如果出现轻微的融化,水会吸附到疏水垫里面。

在疏水垫上方,还有一层固雪网。对于临时搭建的大跳台比赛场地,一般都会选用木板或者其他简易材料,但首钢滑雪大跳台将永久保留,设计团队在和国际雪联专家讨论后,最终决定使用固雪网。

双重保险保证赛道上的雪不出现滑坡。

2019年12月,首钢滑雪大跳台完成了建成之后的首秀,国家队的队员们第一次来到首钢滑雪大跳台,都赞不绝口,“之前都是在国外进行训练,终于有我们自己的场馆了”,“之前有想过会很好,但没想都会这么好。”

3. 奥运唤醒百年首钢新活力

2008年,为了北京奥运会,首钢大规模搬迁。奥运会结束之后,曾经的钢铁巨人,高炉矗立但不再烟尘滚滚,厂房依旧却不见机器轰鸣。首钢园区一片沉寂,直到,北京冬奥组委入驻,到“四块冰”等冬奥训练场馆建成投入使用,再到首钢滑雪大跳台建成并投入使用,“休眠”中的首钢园再次被唤醒。

冰与火的碰撞唤醒沉睡的首钢

冬奥让首钢焕发了新的活力

以石景山、永定河为背景,北京城市老工业遗址文化与奥运文化完美融合,首钢滑雪大跳台已经成为了首钢园区新晋的网红打卡地。为解决长期利用问题,设计之初,赛道就预留了出水口。后奥运时代,除了继续用于大跳台比赛和训练,首钢滑雪大跳台还可以根据需求改造成滑水、滑草等更多项目场地。

以冬奥会为契机,首钢也在逐渐实现着转型升级。北京首钢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付晓明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后续场馆建设和商业配套不断完善,“水晶鞋”也将成为拉动京西地区夜间经济发展的新地标。”

(撰文/鲁春萍)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