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有我】侯琨的奥林匹克故事(下):奥运装饰了你的旅程,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1年02月10日 07:48

提要:奥林匹克作为一种信仰,其实承载了荣誉、友谊、幸福感和希望等种种不同人的不同需求和期盼。侯琨把自己的家设计成“奥林匹克之家”,原因就在于,这条需求链条上的环节,他几乎都亲历过,不论收藏品,还是旅行的目的地,亦或是陪伴在身边相互支持互相陪伴的家人,都是信仰的缘分,也都最终构成了坚定信仰的不可或缺。

【冬奥有我】侯琨的奥林匹克故事(下):奥运装饰了你的旅程,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撰文/张蕾

对侯琨来说,“奥林匹克”四个字装点了他的人生旅程,而他自己也活成了一个奥运故事。

“跟静钰在一起之后,感觉自己就是为这个而生的”

2012到2018年,侯琨完成了奥林匹克环球行。这些年间,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他也不断进入到人生旅途的新阶段:2013年他与因环球行结缘的奥运冠军、跆拳道选手吴静钰结婚,2017年他们的女儿降生。

【冬奥有我】侯琨的奥林匹克故事(下):奥运装饰了你的旅程,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渐渐地,侯琨发现自己也成了一个奥运故事。生活让他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干这个的。”

侯琨的出生年份跟中国奥运首金同年,出生日子跟中国奥运先驱张伯苓先生同天,他的爱人是奥运冠军,生日(7月13日)是北京申奥成功的日子,而女儿的英文名Gloria是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先生和他的夫人给取的。

“人是个很奇怪的生物,当你真正开始非常坚定地、笃定地跟随一件事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总能找到彼此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让你逐渐成为其一部分。”侯琨说,“其实我和静钰在一起以后,我觉得事情就应该是这么个样子了。”

随着不停地行走、不停地交流,他听到、看到越来越多别人的故事,受到观念的启发和鼓舞、心灵的洗礼和震撼兼而有之,同时,分享自己的故事、中国的故事,也让他感到快乐。

在环球行结束后,2019年,侯琨又开始计划依循旅行家潘德明的路线,寻访非奥运主办地的发展中国家,看看奥林匹克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那里存在,自己能为这样的交流带去什么。

“等你三岁的时候,妈妈就回家啦”“等妈妈回家的时候,我就四岁了”

【冬奥有我】侯琨的奥林匹克故事(下):奥运装饰了你的旅程,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侯琨与家人通话

拍摄侯琨的故事期间,有一天正赶上傍晚,他带着女儿Gloria正准备上线上英语课,一群鸟儿从窗前飞过。

“它们回家吃饭啦!”Gloria兴奋地叫道。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吴静钰刚下训练课,打来视频通话。侯琨刚接起来,Gloria对着手机就开始哭。

“妈妈……我想妈妈……”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吴静钰的东京奥运比赛会在2020年7月25号结束,而第二天就是Gloria的生日。此前,家里人反复安慰饱受思念之苦的Gloria:“等你三岁的时候,妈妈就回家啦。”

东京奥运会推迟,家里人把截止时间偷偷延长,Gloria也很快适应了新的话术,逢人便讲:“等妈妈回家的时候,我就四岁了。”

2016年里约奥运会1/4决赛,吴静钰输给塞尔维亚小将蒂亚娜·博格达诺维奇,她在场边哭得一塌糊涂,侯琨记得那个画面,获胜的小女孩说,吴静钰是她的偶像。“我经常在网上看她的比赛。”“吴静钰是一位真正的‘战士’,也是一个传奇。”

Gloria出生后,连续参加了北京、伦敦和里约奥运会的吴静钰复出,并在2019年12月拿到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她是跆拳道女子项目里,第一个连续四届获得奥运资格的选手。

这次复出,源于吴静钰和侯琨两人的一个约定。他们希望能在女儿懂事之后,还能看一场妈妈的重要比赛,“要给女儿做一个榜样”。

所以,对于职业生涯中的第四届奥运会,吴静钰的出发点已经不同,“我想去探索,探索没有人走过的路。”

然而疫情发生后,这位老将面临更大的挑战,需要经历的磨练又多了一年。

“我们俩在聊的时候,也会说,这未尝不是一种坚持,未尝不是一种创造。全世界很多运动员,因为疫情没有坚持下来,我觉得只要她自己还愿意,我们全家人都支持她不断地去超越自己。”侯琨说。

“她从出生到成长,都是跟五环相伴的”

诞生于“奥林匹克之家”,Gloria小小年纪就跟着父母走南闯北,去过洛杉矶举办1984年奥运会的主体育场,也去过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青奥会现场。

2018年,刚一岁的Gloria和父母一起观看了阿根廷的青奥会,在那里她拿到了人生第一张注册卡,成为这届青奥会上年龄最小的注册卡拥有者。

这张注册卡侯琨一直保留着,在他看来,这也许就是未来Gloria与青奥会的一个缘分铺垫。

Gloria活泼好动,典型的狮子座性格,火爆霸气。问她最喜欢什么活动,年纪尚幼的她小小声回答:“跳舞,唱歌。”

从小,父母就让Gloria玩各种各样的体育项目,跆拳道、骑马、滑雪、滑冰……父母并未要求她具体去从事哪一项运动,也不奢望她成为奥运会选手,只是想着,未来她若能参加一次青奥会,就已经很好了。

而另一边,阁楼的男主人最大的苦恼,是收藏品太多,收拾起来工程量太大。只是,即便对他而言这里是座无价宝藏,下一代人也不见得一定喜欢。

如果长大后的Gloria并不像父母那样,跟奥林匹克有那么多羁绊,怎么办?

侯琨又讲了一个故事。

一位资深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去世后,他的妻子恨不得第一时间把他所有的奥林匹克见证物、收藏品全部出售,原因是,“她认为她的爱人这一生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在这些工作上,而没有陪伴她。”

夫妻尚且如此,孩子未来的选择就更难讲了。

侯琨也不想强求孩子,他的态度便是顺其自然。不过,“有一点是不可能改变了——她从出生到成长,整个过程中,都是跟五环相伴的。”

“不管喜不喜欢,她也一定会懂。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体育之所以这么重要,因为它对人的身体健康,意志品质的塑造,还有心灵的成长,都是有很大作用的。”

那天跟妈妈打完视频电话,Gloria安心地上完了课。爸爸和外婆各自忙着家务,小家伙在蹦床上“放电”。跳着跳着,她突然发现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阁楼楼梯侧面的展示格里偷偷摆出了新玩意。小家伙叫了一声“冰墩墩”,便扑了过去,捧起北京2022冬奥会吉祥物手办,蹭蹭脸,碰碰头。

缘分就是来得如此奇妙。从这一刻开始,Gloria多了一个北京冬奥会的好朋友。

回顾:

【冬奥有我】侯琨的奥林匹克故事(上):行万里路的他,把自己变成了奥运"火种"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