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王者”羽生结弦: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异次元”美少年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0年12月07日 11:26

两届冬奥会冠军,两届世锦赛冠军,大奖赛总决赛四连冠,19次打破世界记录,花滑男单历史上第一个全满贯,国际滑冰联盟第一届MVS最佳花滑运动员称号……这所有的荣誉都属于一个人,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异次元”花滑美少年——羽生结弦。

12月7日,平昌冬奥会卫冕的第1024天,羽生结弦迎来26岁生日。他是花滑男单项目中当之无愧的王者,是“谦逊”“有礼貌”的“万人迷”。他把自己,生生活成了一部热血动漫,并持续不断的连载着。

“冰上王者”羽生结弦: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异次元”美少年

漫画里走出来的“异次元”男神羽生结弦(新华社记者王婧嫱摄 )

01.异次元花滑男神,创冬奥男单66年新传奇

2018年2月17日,江陵冰上体育馆。

冰面如同银盘,泛着圣洁炫目的光芒。羽生结弦,徐徐滑向银盘中央,万名观众,连同电视机前全球的花滑迷们,屏气凝神。

这里是平昌。索契冬奥会花滑男单金牌得主,正在这里冲击他梦寐以求的平昌冬奥会男子单人滑金牌。一旦成就,冬奥会将再现久违66年的男子单人滑金牌卫冕的一幕。

平昌之行,开局是顺利的。在短节目的比赛中,羽生以一曲《肖邦第一叙事曲》惊艳四座,零失误的完美演绎,让他拿到了111.68的高分,逼近112.72的个人赛季最佳。

赛后,他收获了暴风雨般的“维尼熊雨”;111.68,瞬间登上日本网络热词榜首——全世界花滑迷们,都在期待传奇的诞生。羽生能如愿以偿么?

自由滑演绎的是经典节目《阴阳师》。这是他两个赛季之前就作出的决定,毫无犹疑——唯有在《阴阳师》里,他一呼吸一投足,都能感觉,自己与故事的主角,无分彼此融为一体。

他,就是那个化殓师,为仙去者掸去最后魔障的晴明。

《阴阳师》熟悉的乐声响起。银盘正中,羽生优柔的指尖,幻为魔杖。

开场的后内结环四周跳,右脚稳稳落地。殊不知,此时距离他NHK杯赛前训练中弄伤右脚踝不过3个月,恢复上冰训练,才只有1个月......

紧接着,后外点冰四周成功,阿克塞尔三周成功,后外点冰四周接三周成功,但随后的后内结环四周,落地小小地趔趄了下,迅速挽回、站稳,面露游刃有余的微笑——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主人公的故事,随着最后的旋转,在银盘正中央定格。羽生挥拳,朝冰面俯首轻吼,随后久久地向看台方向鞠躬——317.85,裁判毫不吝啬对他的喜爱。

当最后一名上场的宇野昌磨分数打出,确信自己成功卫冕之际,一向坚强而恬淡的他不禁泪飙——朝向全场齐刷刷对准他的摄影镜头,他噙着泪花,一再喃喃道着,“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谢谢)!”

就这样,羽生结弦创造了冬奥会花滑男单历史上,时隔66年的金牌蝉联奇迹。而上一次,有人在冬奥会蝉联花滑男单金牌,还要追溯到1952年,当时,美国人迪克-巴顿曾达成这一伟业。

“冰上王者”羽生结弦: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异次元”美少年

羽生结弦平昌冬奥会实现卫冕

02.妖娆外形下的大心脏 他把自己活成了一部热血动漫

“过去的日子,我经历了许许多多,几乎活成了漫画主人公的人设:受伤、再受伤,甚至在奥运会前3个月,我的脚还受了重伤。我是人,不是什么神,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感觉不可思议。”

颁奖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羽生坦言——他把自己,生生活成了一部热血动漫。

对于日本宫城县仙台市出身的羽生结弦而言,2011年那场骇人听闻的日本东北大地震大海啸,即便是在喜大普奔的平昌卫冕之夜,仍是他人生最为悲伤的记忆。

“没有了水,没有电,没有燃气。”羽生回忆说。

最让他痛心的,是他失去了在仙台的训练冰场,对于花滑选手来说,失去了训练场,就意味失去了一切。

他不得不投奔远在横滨的小学时代恩师。离开仙台之际,羽生掉了泪,他对恩师都筑说——我累了,我还能再继续花滑生涯吗?此后,是都筑带着他,利用参加全国巡演的机会,四处“蹭”冰场训练。观众支持他,全日本冰场的经营者也支持他,一直支撑他走到索契。

在索契,羽生结弦成就了在奥运舞台的金牌梦想。此后,一路夺得2015年和2016年世锦赛亚军。2017年世锦赛,他上演大逆转惊艳夺冠一幕,再次轰动了世界。

孤高的王者——在2017-2018奥运赛季到来之前,这是世界花滑界对他的共同评价。

然而,命运决不会轻易为强者安排一条直通路。

2017年11月9日,在国际滑联花滑世界杯日本站NHK杯的公开训练中,羽生结弦在四周跳时失衡摔倒,右脚踝受伤。

11月10日,羽生“华丽丽”与NHK杯失之交臂;12月14日,就在羽生原定恢复上冰训练的日子,传来了令全世界柚子迷们伤心欲绝的消息:羽生的跟腱和踝骨也发现了炎症。

12月24日,日本奥委会公布平昌冬奥会名单,羽生结弦凭借世界排名第一的无可挑剔实绩入围,宇野昌磨、田中刑事紧随其后。

羽生受伤之后,从日本全国各地到京都购买“绘马”,祈祷偶像早日康复的柚子粉络绎不绝。

2018年1月6日,从羽生结弦训练大本营所在的加拿大多伦多,终于传来了他已经恢复上冰的消息——此时,距离平昌冬奥会2月9日开幕,进入最后倒计时。

1月13日,羽生抵达江陵后第一次上正式赛场训练,整整40分钟,披露了总计21记跳跃,其中8记为四周跳,包括后外点冰和后内结环,还只有5记成功。15日,他合着乐演绎了自由滑《阴阳师》,终于在NHK杯之后,在公开场合,当着全球媒体上演了四周跳。

直到自由滑赛前,他还在确认他最后的动作构成——要不要上最拿手,也是高难度的后外结环四周跳。5个小时后,他的自由滑《阴阳师》全套动作亮相,为保险起见,他选择了三种四周跳类型,开场从设想中的后外结环四周跳改为后内结环四周跳。

“冰上王者”羽生结弦: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异次元”美少年

羽生结弦在比赛中

即便最终夺冠,他的右脚并没有好透。双脚蹦起上领奖台时,他小心翼翼地避免用右脚落地。发布会上,他一直在感谢这么多年来,许许多多人对他的帮助,但对于北京奥运三连冠的展望,他没有明言,只是说,“接下来,会先去做手术,好好治疗我的脚伤。”

03.完美主义者复仇!索契的遗憾与平昌执念

“我爱他妖娆外形下,那颗强大的心脏!”在平昌,《日本产经新闻》花滑专项记者饭田绘美表示,羽生是“真正的异次元!”

NO MISS,111.68分,完美,平昌冬奥男单短节目过后,上述词条急遽交替,登上日本搜索热词榜。而在自由滑结束后,羽生也一直在感慨未能“零失误”,坦言“自己还有太多太多的不足。”

24个小时之内,羽生结弦被日媒称作“零失误”“完美”的表现,正是来自于完美主义者对四年前“索契之耻”的复仇。

“我知道奥运会的滋味。”“明天,要为索契冬奥会复仇。”男单短节目比完后,在混采区和发布会,羽生在谈笑风生中多次这样流露。

2014冬奥会,19岁羽生结弦在奥运处子秀中就一举登顶:短节目中表现雍容自若,创造了冬奥会男单短节目最高得分(101.45)的羽生,在自由滑中却略显紧张,跳跃失误频频,表现难言完美。尽管最终击败了世锦赛三连冠的加拿大选手陈伟群,站上最高领奖台,但赛后的他对自己并不满意,甚至说“很懊丧”。

索契之夜,让羽生结弦完美主义情结大爆发。他咬着嘴唇坦言,“想知道真正第一名的滋味”,“今后我要像普鲁申科那样,无论何时何地,都做到零失误完美演绎。”

索契之后,羽生结弦出版了个人自传《苍之炎》。他在书中进一步抒发“理想”:我之所以尊普鲁申科为“偶像”“英雄”,因为他从不耽迷于偶然性或奇迹式的一次性胜利——极致和常胜,成为王者羽生的新执念。

而就在这部著书中,羽生结弦罕见POSE出了一张旧时的照片:一条迷你喇叭裤,优雅的站姿,圣诞树前,翩翩少年清澈的眼神,带着一抹淡淡的忧郁。

那是2004年冬。9岁的羽生,正是狂热痴迷普鲁申科的年纪,甚至蓄起了复古的蘑菇头,无声诉说对偶像的仰慕。小羽生是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入的普鲁申科的“坑”,那时他才7岁;5年后,他以一曲《火凤凰》出战全日本锦标赛,举手投足已颇有小普鲁申科的优雅。

17岁,羽生晋级成年组,每逢大赛遇上俄罗斯花滑皇帝,便悄悄求教四周跳,或是比尔曼旋转的秘笈。而后者每次都会鼓励小羽生“战胜我!”“超越我吧!”直到在索契,伤愈复出的俄罗斯花滑皇帝意外在短节目前临阵受伤,却机缘凑巧地,见证了花滑小王子成就王者的瞬间。

索契之夜,新老王者完成了历史交替。那一刻,普鲁申科说,“或许我曾经是他的偶像,但现在,羽生结弦才是我的偶像。他是天才!”

羽生在平昌冬奥会前夕受伤,堪称“最大牌粉丝”的普鲁申科就一直在为他打Call,坚信羽生“能够卫冕”!

而在羽生成功实现卫冕之后,两度夺得奥运金牌,却从未实现过卫冕的普鲁申科也第一时间向他发来祝福:“我为羽生骄傲!他太了不起了。”而羽生本人在发布会上被问到是否超越了普鲁申科的问题时却谦虚回答——我,还远没有超越。

04.“谦逊”“有礼貌”的“万人迷”

平昌冬奥会男单金银铜牌得主赛后发布会,长达30分钟的热血对答过后,到了最后的合影环节。就在摄影记者们齐刷刷涌向主席台前之际,在人们不经意之间,眼疾手快的羽生已然把台上的姓名牌和水瓶轻轻归拢到一旁,然后一左一右,亲昵地挽起了宇野昌磨和费尔南德斯的肩膀,露出标志性的无邪微笑。

这,只是为了不让姓名牌和水瓶,“乱入”摄影师们的镜头。毫无造作,自然而然。

羽生结弦为何圈粉了全世界?这一幕或许说明了许许多多。

平昌冬奥会短节目赛后,一张日本媒体抓拍的图片在网络上走红,粉丝欢呼“这样的羽生真美!”事实上,当时羽生的师弟宇野昌磨正在接受专访,为了避免自己“乱入”镜头,堂堂的卫冕冠军,当天场上最大的主角竟然“匍伏”在地悄悄爬过,起身之际,回眸腼腆一笑。

短节目过后,海洋般的“维尼熊”雨中,他轻捧起一只草莓蛋糕,“接下来我会好好吃饭,保存体力,准备明天的自由滑。”发布会上,他招呼一旁的师弟宇野坐得“近一些”,悄悄提点他“别紧张”,还不时地帮他扶一扶将滑未滑的翻译耳机,一脸的宠溺。

“冰上王者”羽生结弦: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异次元”美少年

羽生结弦每次比赛之后现场都会下起“维尼熊”雨

而每每匆匆赶来发布会,他不忘体恤久候的媒体大军,“请给我一分钟。”这才弯下腰,卸去冰鞋底的鞋栓,微笑地注视着你,然后认真思索,真诚作答。

“我还无法跟普鲁申科一代相提并论。跟(小三岁的)宇野一代,似乎也不在一个年龄。属于半上不下,略为尴尬的一代。”面对铺天盖地的赞誉,羽生风轻云淡地说,“比起竞争来,我想更长时间地享受滑冰的乐趣,也希望其他顶级运动员拿出更多、更完美的表演。”

清澈的眼睛,剔透的灵魂。这样的羽生,无法不圈粉无数。

一千个人的眼中,或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唯独羽生结弦,却似乎享有超乎一致的评价——羽生,或是最不把自己当偶像的偶像,是“谦逊”“有礼貌”的“万人迷”。

05.结语

新的奥运周期,后浪来势汹汹,但恢复健康的羽生结弦依旧创造着属于自己的纪录。因为疫情,赛季突然提前结束,一切都戛然而止。

在不能训练的日子,羽生结弦把重点放到了学习上。他“努力学习,一心一意地”,9月成功从早稻田大学毕业。恢复训练之后,他专注着练习阿克塞尔四周跳,“期待在冰场再度见到大家的那天。”

(记者 应虹霞)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