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才少女到错过两届冬奥会 24岁花滑“老将”期待闪耀北京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0年12月05日 10:49

“很久没赢过比赛了,现在我想休息了。”

2020/2021花样滑冰大奖赛俄罗斯站,24岁的老将图克塔米舍娃突出重围拿下女单冠军,这是她在2018年之后首次问鼎大奖赛分站赛。

从天才少女,到错过两次冬奥会,图克塔米舍娃“依然希望能够参加冬奥会,第三次说不定能成功。”

从天才少女到错过两届冬奥会 24岁花滑“老将”期待闪耀北京

图克塔米舍娃俄罗斯站夺冠(图源:图克塔米舍娃社交媒体)

天才少女难过发育关

图克塔米舍娃1996年出生于俄罗斯格拉佐夫,4岁开始滑冰,13岁在还没有进入青年组之前,获得俄罗斯锦标赛第二名。15岁刚升入成年组就以两个分站赛冠军的成绩进入花滑大奖赛总决赛,并最终获得第四。被媒体称为天才少女。

索契冬奥会前的最后一个赛季,图克塔米舍娃15岁,本应大放异彩的赛季,她因提前遭遇发育关而黯淡收场。

体重急剧上升,状态一落千丈,错过了欧锦赛,世锦赛,俄罗斯杯决赛,还有最重要的在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

俄罗斯花样滑冰女单新人辈出,扛过发育期的人少之又少,没有人期待她可以回春。就连图克塔米舍娃自己都说:“我有着很奇怪的职业生涯,高开低走。”

但2014-15赛季,图克塔米舍娃走过发育期,在身体状况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完成了当时数一数二的难度,几乎拿到了那个赛季所有重要比赛的冠军。世锦赛,她成为第一个在短节目中完成四个三周跳的女单选手。

对于花滑运动员来说,体重增加一克,就会影响冰上的跳跃动作。仔细观察那时的图克塔米舍娃,会发现在她体重增加的同时,大腿的肌肉也肉眼可见的增加了,所以她的跳跃依旧漂亮。

2006年,10岁图克塔米舍娃因为优秀的跳跃能力,被前俄罗斯花样滑冰国家队教练,冬奥会花滑男单冠军普鲁申科和亚古丁的教练米申收入麾下,成为了米申执教的第一个女运动员。

那时候,米申在圣彼得堡,但图克塔米舍娃的家庭无法负担一起搬到圣彼得堡的开销。最开始她只能找时间去拜访米申,而从她住处去圣彼得堡要27小时。

从天才少女到错过两届冬奥会 24岁花滑“老将”期待闪耀北京

图克塔米舍娃小时候(图源:图克塔米舍娃社交媒体)

图克塔米舍娃的妈妈是代数几何老师,爸爸是前滑雪运动员,后来成为了足球教练。他们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一定要拿冠军。但即使是在快乐的开始阶段,第一名对于图克塔米舍娃也十分重要。“如果不再具有竞争力,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跌宕起伏的错过

一个成功的后冬奥赛季终了,世界排名第一,所有人都觉得她即将上演着王者归来的戏码,寄希望于她登顶平昌冬奥会的呼声高涨。但那之后的三个赛季,图克塔米舍娃时有伤病,比赛状态起起伏伏,再次失去了冬奥会的资格。

那期间,她做了很多尝试,但即使是调低难度还是很难保证动作的干净。那些在训练中轻轻松松就可以完成的动作,到了比赛中不知怎么就变样了。

后来她说,2015年世锦赛夺冠之后,她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比赛的时候像是背着一大袋石头。“你不能想着自己世界冠军的身份踏上冰场,否则会击垮你。”

平昌冬奥会之后,图克塔米舍娃已经21岁了。21岁,对于花样滑冰女单远动员来说意味着,是到了该考虑退役的年纪。而她却再次找回了自己,不仅先后恢复了阿克塞尔三周和勾手三周接三周这两种高难度跳跃,甚至跳出了职业生涯巅峰时期都没有跳出过的后内点冰三周接后外点冰三周的连跳。

从天才少女到错过两届冬奥会 24岁花滑“老将”期待闪耀北京

图克塔米舍娃和教练米申(图源:图克塔米舍娃社交媒体)

2019年花样滑冰世团赛,图克塔米舍娃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ISU国际赛事成年组女单比赛中完成12个三周跳的运动员。但此时的女单已经迎来四周跳的时代,年轻的小将们都跃跃欲试。

被问及是否要尝试四周跳,图克塔米舍娃笑着说自己太老了。但在2020年全俄比赛中,她还是尝试了后外点冰四周跳。

2019年中国杯之后,图克塔米舍娃开始认真的每天练习后外点冰四周跳,仅仅10天之后就落成了第一个。

花样滑冰女单单人滑是个残酷的项目,俄罗斯花样滑冰女单单人滑更甚。不想被淘汰,就不能止步不前。

图克塔米舍娃13岁的时候曾在训练当中差40度就可以落成四周跳,当时是为了好玩。但她说,现在的四周,是成年人的清楚的决定,是因为自己需要跳四周。

教练兼编舞丹尼尔·格列琴说她的能力可以让她学会除了后外结环四周跳之外的所有四周跳。但她笑笑说,也有可能,但是想先把后外点冰四周练好。

不想给自己设定条条框框

“谁是最幽默的女单选手?”

“我自己照镜子看到的那一个。”

了解图克塔米舍娃的冰迷都知道她是个“网瘾少女”。平昌冬奥会之前,图克塔米舍娃经常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生活,但现在更多的是幽默风趣的内容逗笑大家。

国内冰迷给她起了一个外号——“蔡明姐”,因为她的长相酷似中国著名喜剧演员蔡明,也因为她越来越诙谐的性格。

图克塔米舍娃很喜欢笑,包括笑自己。她甚至在网上办表情包大赛,各种古怪的照片她都欣然接受,有时候还会和冰迷一起恶搞自己。

有人质疑她在网上耗费太多的时间,她强势回应:“如果你想要看千篇一律的机器人而不想看到个性,那抱歉,我不是这样的人。”

曾经她很难相信自己。“我一开始总是悲观,然后当某些好事儿发生,我就会享受它。对我来说,自信和自负相距太近,我很难找到二者之间的平衡。”

在经历过职业生涯的起起伏伏之后,图克塔米舍娃逐渐变得强大。她开始能够开心接受自己的成功,也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失败。

2018年花滑总决赛结束之后,第一名和第二名都在总结自己发挥的不足之处,她却因为获得铜牌而高兴不已。

同一年在花滑大奖赛加拿大站的表演滑上,图克塔米舍娃新颖的表演方式一鸣惊人,视频点击量很快就超过了百万。外界对此褒贬不一,有人说她找到了自己,开创了花滑新型表演秀的先河,也有人嗤之以鼻。

负面评价?图克塔米舍娃说她早已经到想到了,也做好了准备。“如果适度,所有事情都是好的。但如果偶尔能编排出新颖且生动的节目,花滑会变得更加受欢迎。”

从天才少女到错过两届冬奥会 24岁花滑“老将”期待闪耀北京

表演中的图克塔米舍娃(图源:图克塔米舍娃社交媒体)

图克塔米舍娃曾开玩笑说,超过22岁对于一名花样滑冰运动员来说已经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年龄了,但她不想给自己设定条条框框。

当她开始训练四周的时候,她想着,这个年纪,是时候生孩子,而不是跳四周。于是她问教练:“我会不会死,我会不会受伤?”教练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后来后外点冰四周跳就成功了。

未来,花样滑冰依旧属于年轻和体重轻的人,但图克塔米舍娃想坚持看看。

结语

图克塔米舍娃的冠军不是最多的,但她的故事却是最跌宕起伏的。米申说尽管她的职业生涯有很多起起落落,但她从不抱怨。

在错过两次冬奥会之后,图克塔米舍娃没有被击倒,她依旧期待着北京冬奥会能够圆梦。

(文/鲁春萍)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