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蝴蝶”陈露:退役22年从未离开花滑 期待中国女单再盛放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0年11月30日 11:17

提起中国花滑女单,必然会想起陈露。两枚冬奥会奖牌和一枚世锦赛金牌,作为中国花样滑冰在国际赛场获得突破的第一人,陈露也将中国女子花滑推向了巅峰。

22年过去,“冰上蝴蝶”依旧风姿绰约,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还赋予了她更加动人的成熟之美。

“冰上蝴蝶”陈露:退役22年从未离开花滑 期待中国女单再盛放

陈露和女儿一起表演(图片来源于陈露社交媒体)

从世界冠军到创业者,再到晨路计划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陈露说:“始终不变的是对花滑的热爱。”

“当年,我就是国家队”

陈露1976年生于一个体育世家,父亲曾是国家冰球队队长,母亲是乒乓球运动员。

当别人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陈露已经在冰上摔跤了。4岁的时候,陈露在两位姐姐的帮扶下第一次上冰,“太好玩了!”

1991年,15岁的陈露成为了中国花样滑冰队中唯一一位正式队员,用她自己的话说:“当年,我就是国家队。”

因为人少,经费有限,陈露的队服是从短道队拿来的,又大又肥,鞋子是从排球中心拿来的,是最小号的运动鞋。

甚至刚开始的时候,出国比赛都是和裁判一起,到了比赛场,就只剩陈露一个人了。比赛和训练之余,不知道能去哪里,也不敢去其他地方,待在冰场看其他国家运动员训练成为了她最大的乐趣。“可以开阔眼见,也学到很多。”

“原来其他选手白白净净的鞋子是有专门的后勤保障团队在赛前给重新上漆。”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陈露依旧感慨。

后来,陈露终于也有机会换冰鞋。但冰鞋很硬,每一次换鞋就像赌博一样,每次都要有一段时间的适应期,经常脚已经血肉模糊,但是“没有什么办法”。

1995年世锦赛,因为新的冰鞋不合脚,她只能穿一只旧鞋,一只新鞋。穿着鸳鸯鞋,陈露获得了世界冠军。

“冰上蝴蝶”陈露:退役22年从未离开花滑 期待中国女单再盛放

陈露是中国花样滑冰在国际赛场获得突破的第一人(图源于陈露社交媒体)

陈露有些羡慕现在孩子们拥有的训练条件,“如果我的年龄再倒退20年的话,我一定继续参赛。”

在花滑中融入中国传统元素

世锦赛夺冠,利勒哈默尔和长野冬奥会上两次获得铜牌,作为中国花样滑冰在国际赛场获得突破的第一人,陈露还在这个源于西方的体育运动里,成功的融入了中国的传统。

1995年世锦赛,自由滑,在《末代皇帝》的配乐下,陈露完成了五个三周跳,力压关颖珊,成为中国第一位花样滑冰世界冠军。

节目中,陈露的几个经典动作来自敦煌的飞天,东方美完美融入西方艺术之中。陈露说自己从来不会想当然,所有的行动都是有前期积累的。选用配乐前,她和教练团队进行了深思熟虑,“一是我自己的知名度有了一定积累,二是《末代皇帝》曾入围奥斯卡9项大奖,所以是有一定国际知名度的。”

有了这次成功的经验,1998年长野冬奥会,陈露身着紫色的服装,在《梁祝》的音乐翩翩起舞,宛若一只蝴蝶。这是第一次在世界大赛上有选手使用中国音乐。

《梁祝》是陈妈妈非常喜欢的音乐,陈露从小耳濡目染,对每一段内容,每一个音节都非常了解。“其实我自己在演绎这首曲子的时候,可以说是我是用这首曲子在演绎我自己的一个成长过程。”

1995年世锦赛夺冠本以为是职业生涯的开始,却没想到是磨难的开始。经历了换教练风波,在接下来的1996-1997赛季,陈露竞技状态陷入低谷,尤其是1997年世锦赛只取得第25名。在教练刘洪云的帮助下,陈露在落选赛中拿到第一名,最后时刻才拿到冬奥会入场券。

伴随着《梁祝》曲终,陈露久久地跪在冰面上,失声痛哭。她用蝴蝶造型为自己的运动员生涯划上美丽的句号。

主动走出舒适区

在那个花滑最鼎盛的时代,陈露是最具知名度的中国体育明星。以她的声望,原本可以选择更舒适、安逸的工作,但她没有。

退役之后,她一边和一些花滑明星进行世界巡回演出,一边学习先进国家花滑人才培养体系和冰雪运动产业运营经验。“留下(体制内)可能是最舒服的,但是我觉得花样滑冰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我去学习。”

陈露说“职业运动员就是要突破身体的极限,就是要你每天都不舒服。”

生活中,陈露也从来都没有让自己在舒适的区域呆很长时间。曾经有过比较放纵的时候,肆意吃吃喝喝,但是一段时间后,她就觉得,“其实也没什么,所以就开始向新的目标出发。”

“冰上蝴蝶”陈露:退役22年从未离开花滑 期待中国女单再盛放

陈露从来没有离开冰雪(图片来源于陈露社交媒体)

华润十年,“我觉得自己又到了一个比较舒适的区域,所以就出来了。”投身到了还算新生事物的商业冰场运营上,既做管理又当教练,事无巨细,亲历亲为,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现实世界里没有一蹴而就,陈露也从来都没有想当然。开冰场一直以来都是陈露的梦想,虽然在美国有自己的冰场,“但是我想把我的经验传授给国内想学滑冰的孩子们。”

2007年5月13日,深圳陈露冰上国际中心正式开业运营。虽然有了很多的经验积累,但是创业过程中有很多不可预见的事情,有时候突如其来的事情总是让陈露很抓狂。“但是我性格很轴,想做一件事情的话就一定要做到底。”

刚开始的时候,国内冰雪运动文化基础薄弱。家长不放心将小孩子带上冰面,抱着试试的态度却过度追求结果,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改变任何一种习惯都很困难”,所以花滑的推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陈露有时间就会去冰场,空闲的时候,陈露也会亲自上阵,和学员们打成一片。

现在国内的发展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近些年在一线大城市,各种冰上业余俱乐部如雨后春笋,练习滑冰的人越来越多。目前,陈露冰上中心的会员几乎覆盖了各个年龄段。

“最小的两岁半,每周他会练上半个小时,而且很能坚持。年纪最大的是一位70多岁的阿姨,刚开始我们都有些担心,但没想到她滑得挺好,还能在冰上做燕式平衡。”

年轻运动员需要狠劲,希望用结果说话

20多年来,出现了无数个“小陈露”,但最后都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想要有质的突破不是容易的事情,作为专业的人士,陈露更能理解这个过程的不易。

花滑是一项讲求力与美的竞技项目,所以对运动员的身体有着很高的要求。每一位花滑运动员就像一部精密的仪器,稍微有一丁点异样就会影响整体的发挥。

运动员期间,为了控制体重,陈露饿的没有办法平躺着睡觉,“就真的是前心贴后背”。为了减肥,每天训练结束都是蒸桑拿,她买了报纸在里面大声的念,有时候也不知道念了什么,只为了坚持的久一点,多出一点汗。

她说:“经得起做职业运动员的苦,那再干其他什么事儿也不过如此。”而现在的运动员缺少一点老运动员的狠劲。

“冰上蝴蝶”陈露:退役22年从未离开花滑 期待中国女单再盛放

陈露在冰上(图片来源于陈露社交媒体)

北京冬奥周期伊始,中国奥委会聘任陈露为晨路计划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培养女单和冰舞选手。

经过两年的培养,朱易和林姗两名小将已经在国内比赛中崭露头角。但陈露说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竞技体育要拿成绩说话,究竟如何就让最后的结果说话吧。”

(文/鲁春萍)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