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上冰的日子曾与“马赛克”斗争 金博洋卫冕中国杯期待2022往上走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0年11月12日 12:17

11月8日,山城重庆。美轮美奂的表演滑之后,2020年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落下帷幕。

全体运动员合影环节,如镜的冰面上,金博洋侧身卧地,与左侧的金扬脑袋顶着脑袋。在他的右侧,是冉冉升起的16岁男单新星陈昱东。背后,是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冰舞组合,高大帅气的柳鑫宇和女伴王诗玥。

在中国杯豪华阵容中,金博洋是不折不扣的C位。不知不觉间,昔日小王子,成长了。

不能上冰的日子曾与“马赛克”斗争 金博洋卫冕中国杯期待2022往上走

金博洋在比赛中。(图/国际滑冰联盟)

向冰迷们的海报招手,“感觉观众就在那里”

在中国杯,金博洋享受着久违的比赛,感恩着来之不易的一切。

6日,男单短节目比赛中,金博洋完整地演绎了一套他与加拿大著名编舞席琳合作完成的全新风格短节目,音乐使用了克里尔·李奇特的两首诙谐小品,节目开头的勾手四周跳兼具高度和远度,整套节目完成流畅,最终获得103.94分,排名第一。

7日,他的自由滑《House of Rising Sun》获得186.95分,总分290.89,刷新三项个人最佳,蝉联中国杯男单冠军。

“卫冕感想?来之不易。”

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对于金博洋来说,全然不陌生。从2015年第一次参赛,连续三届拿到季军,到2019年第一次拿到冠军,2020年中国杯,金博洋不负众望实现卫冕。

比起个人卫冕,他更感慨的,是这一届中国杯,由于疫情的特殊背景,来得委实不容易。

不能上冰的日子曾与“马赛克”斗争 金博洋卫冕中国杯期待2022往上走

金博洋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8日,闭幕日表演滑,他在两次上场之间的短暂间隙,见缝插针地来到后场接受采访。他把这次中国杯的比赛,称作是疫情期间训练的“动力”,是一次“很好的厉练”。

比赛空场进行,但每曲既罢,金博洋都会向看台鞠躬,笑着招招手,像以往每一次比赛那样。

观众席前两排,齐刷刷地挂着来自冰迷们的应援海报。有很多是为他加油的,上面写着“金博洋加油”“天天加油”。

“感觉观众就在那里。他们带来了他们的心意,就像去年一样,在场上为我们加油。”金博洋说,今年现场没有观众,但能感受到冰迷们在网上为选手们助阵的气氛比以往任何一届都要浓烈,让他在比赛中“更有力量,也更有信心”。

不能上冰的日子与“马赛克”作斗争

场上是更加成熟更加撩人的4Lz(勾手四周跳)天总,场下的等分台上,是在害羞比心的可爱天天。2020年中国杯,金博洋肉眼可见地成长了。

新赛季两套新节目跳跃动作又高又飘,曾经是短板的滑行,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流畅飘逸。

新节目在中国杯前两周才开始系统训练。金博洋一直训练着,适应着,甚至无暇回看自己的动作视频。尤其是短节目,赛前他只合过一遍,自由滑也略感觉跟不上音乐,偶尔也忘动作。

“没想过有这么好的反馈。很欣慰,也是一种动力。”金博洋回答着我们的问题,不时擦拭着额头冒出的热汗。趁着表演滑的间隙,金博洋褪去了仙气飘飘的表演服,换上了上下全黑的训练服,抓紧热了个身。

金博洋把自己在中国杯的表现归功于在三亚进行的体能训练。

从今年2月比完四大洲赛以来,长达8-9个月没有任何比赛,金博洋并没有感到焦虑。3月世锦赛宣布取消之后,中国花滑队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去三亚,进行了为期四个月的体能训练。

不能上冰的日子曾与“马赛克”斗争 金博洋卫冕中国杯期待2022往上走

金博洋在表演。(新华社记者 黄伟 摄)

金博洋透露说,期间,他每天都要从早晨6点,练到晚上8、9点。

“四个月几乎没有上冰。一天只上20分钟,滑一滑,不做任何技术动作。”体能训练共有10项。金博洋说,他会减少上肢训练,有意识地加强腿部耐力和爆发力。

“这对于我滑行的控制力和稳定性,包括所有跳跃的起跳和落冰,以及整个节目期间的腿部耐力,帮助和收获特别大。”

练完体能,进入编舞环节。但金博洋与加拿大编舞老师的沟通,也从面对面变成了“远程教学”。

这也是金博洋职业生涯第一次在网上编排节目。因为设备调试和网络延迟,最初“信号非常地卡,就像马赛克那样。”

直到三天后,他才慢慢适应了过来。但需要克服的,还有两个国家之间的时差,为此,他晚上9点到凌晨1点半编排节目,次日上午补觉,下午训练,晚上复又编排,“单曲循环”。

他给自己在中国杯上两套新节目的完成度,打了75分。“刚合了两个星期,能感觉到单跳非常轻松。”新节目新起步,金博洋希望接下来能滑得更好更完美。

作为“前浪”的“理发师”

“当然是越帅越好。”运动员专属化妆间继去年之后,今年再次进驻了中国杯。在化妆间,当被问到想要一个怎样的造型时,金博洋脱口而出。

从3月份到9月底,他都是自己剪的头发,“给我个染发膏,抹上,45分钟就搞定。”不过,每每给队友剪头发,却总会莫名地“失误”,金扬、陈昱东、刘宇航,小伙伴们无一“幸免”。

16岁的重庆男孩陈昱东,这次在中国杯拿到了男单第三名。23岁的金博洋投向陈昱东的目光,依稀有着当年自己的影子。5年前的2015年,97年出生的金博洋第一次参加中国杯,还只有18岁。

“不能说是小男生,再过两年也就18岁了。”金博洋把陈昱东宠溺地唤作“东东”,称他性格外向,开朗活动,“非常耐练”。

他自嘲,“像我这样的大运动员,一天上两场冰,我从小的训练模式就是短时间训练。”转而开启“夸夸模式”,“(陈昱东)他一天上三场,耐练性比较好,是训练刻苦的小伙子。”

说到作为前浪,有什么可以传授给后浪的,金博洋害羞地摆摆手,忽然又一本正经起来。

“主要靠自己。因为每个人对于花滑的理解不一样嘛。尤其单人滑对于所有的东西,包括跳跃以及节目的结构,要有自己个性化的思考,才能滑出自己的风格,滑出自己想要挑战的东西。”

期待2022“往上走”

中国杯之后,金博洋透露,接下来的目标是参加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而在中国杯期间,媒体们也善意地并没有“拷问”金博洋围绕北京冬奥会的展望。

一个细节暴露了金博洋的所思所想。

新赛季过后,很快就是春节了。自由滑《House of Rising Sun》过后,国际滑联官方媒体请金博洋录制一段新年祝福视频。

明年是什么属相年?金博洋笑问。众人支招:是牛年,你的本命年哦。

“祝大家牛气冲天,团团圆圆,2022心想事成,成绩.....”天总脱口而出,众人爆笑。

“2022”,“成绩”——金博洋心心念念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不能上冰的日子曾与“马赛克”斗争 金博洋卫冕中国杯期待2022往上走

金博洋在短节目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有一点是确定的,金博洋今年亮相的节目,并不是为北京冬奥会准备的。2022年北京冬奥赛季,他将为大家带来全新编排的新节目。

他说:“我肯定还要往上走。”

(文/应虹霞)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