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巍久别赛场回归仍称王 兼顾学业剑指北京冬奥会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0年10月31日 11:13

2020年花样滑冰大奖赛美国站比赛落下帷幕,时隔9个月再次回到赛场,陈巍在自由滑比赛中跳空了萨霍夫四周和阿克塞尔三周,但瑕不掩瑜,他还是拿到了本站冠军。

3岁以后第一次不是因为伤病离开花滑赛场这么长时间,陈巍看了很多比赛视频,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有时候我在学校里,我希望自己能做一个普通学生 。但离开花滑才让我意识到,我真的很喜欢滑冰。我喜欢一直呆在冰上的感觉。”

如今,平昌冬奥会已经过去两年,重整旗鼓的陈巍收获了多项赛事的冠军。距离北京奥运会只剩两年,他保持着自己高难度的四周跳的同时也开始更加寻求技术和艺术之间的平衡。

陈巍久别赛场回归仍称王 兼顾学业剑指北京冬奥会

2020年花样滑冰大奖赛美国站陈巍在比赛中(图/国际滑联官网)

击败羽生结弦的少年

平昌冬奥会之后,陈巍经历了梦幻般的两个赛季,花滑仿佛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2019年3月23日,国际滑联花样滑冰世锦赛在日本埼玉落下帷幕,陈巍力压东道主羽生结弦成功卫冕,刷新了使用新规则后的世界记录。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陈巍完美的表现让羽生结弦“脑子一片空白,好久没这样了。”

“我可是羽生结弦!”

那之后,为破陈巍的世界纪录,羽生结弦用这句话激励自己。

陈巍久别赛场回归仍称王 兼顾学业剑指北京冬奥会

2019年花样滑冰世锦赛陈巍(中)、羽生结弦(左)与周知方在颁奖仪式上合影(图/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与羽生结弦截然相反,陈巍每次抱着“我一定要赢的想法“参加比赛,表现都不尽如人意。他更喜欢尽可能的享受比赛。

巨大的压力让他在平昌冬奥会短节目中发挥失常,回忆起第一次奥运之旅,陈巍说他踏上冰场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谁也赢不了”。

“我陷入一种恐惧,我不知道如何应对。当时我并不享受奥运会,相反当时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经历。”

经过两年的历练,陈巍说,“现在我可以告诉自己,奥运会很酷,你应该享受它。”

2020赛季原本是属于陈巍的一个赛季,但一切都被迫中止,但也正因为如此,陈巍才意识到自己对于花滑的热爱一直都在。

小时候,陈巍家并不富裕,父母只能负担得起一周或者两周一次的教练费用,演出服也是妈妈亲手缝制的。陈巍说:“从盐湖城妈妈要开12到15个小时的车带我到南加州上课,妈妈每节课都陪着我,教练教我,她就在一旁记笔记,回家后她再教我。“

3岁第一次穿上滑冰鞋,4岁开始参加比赛,陈巍很快展现出了在花滑方面的过人天赋,10岁就获得全美花滑比赛新人组冠军。

妈妈一直清楚的记得陈巍第一次得知自己被淘汰了不得不离开冰场的时候,“他开始哭。他不想离开,站那哭个不停。”

没有比赛的九个月,陈巍似乎找回了最初的热爱。“离开花滑才让我才意识到,我真的很喜欢滑冰。我喜欢一直呆在冰上的感觉。”

耶鲁大学的“普通学生”

陈巍是家里的老幺。他的一个姐姐在硅谷工作,另一个姐姐正在攻读博士学位;两个哥哥,一个学习航空学,另一个在金融行业工作。

父母支持他滑冰,他们从来没有要求他一定要拿金牌,但是要求他一定不能放弃学习。

陈巍大部分的时间都贡献给了花滑。十年级的时候,因为冰场训练和上学时间冲突,陈巍开始上网课。因此也错过了很多学校生活。

陈巍久别赛场回归仍称王 兼顾学业剑指北京冬奥会

2019年花样滑冰锦标赛陈巍在短节目比赛中(图/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我有点羡慕其他的同龄人,“陈巍说,“我从未参加过舞会或返校派对,还有许多普通青少年会做的事情。”

直到2016年陈巍经历了长达5个月的伤停,他开始意识到花滑之外的人生同样重要。“假设获得一次金牌,你拥有那一时的荣耀,但之后呢?”陈巍说:“在那之后还有许多更重要的时刻。”

2018年,陈巍以SAT数学满分800分的成绩,被耶鲁大学统计学系录取。为了在学校上课,他告别了自己的教练,从加州搬到了耶鲁大学,开启全新的训练模式,发送训练视频给教练,后者进行远程指导。

他跟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9:30上课,9:15起床,然后踩着电动滑板踏着铃声走进教室。

上午上课,下午训练。虽然他的日程是严格规划好的,但他开始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人。学校的滑冰场上一般都会有八到十个人,陈巍会跟他们聊天,偶尔也会教他们滑冰。

2019年学校放春假的间隙,他去日本参加了世界锦标赛。卫冕之后回到学校,同学送了他喜欢的甜甜圈做礼物。花滑比赛教会他一个人战斗,而真实的大学生活让他体会到了温暖与快乐。

完美?我也是人类

自2018年入读耶鲁大学,陈巍一边过着藤校的生活,一边几乎赢下了所有参加的比赛。除了花滑之外,他是犹他州古典钢琴冠军,会弹吉他、会跳古典芭蕾,还是一名体操七级选手,而且对冰球情有独钟。

似乎一切看起来太成功了,但陈巍说:“我并不完美,我也是人类,我也会犯错。”

平昌冬奥会之前才崭露头角,不到两年时间就入选平昌冬奥会,压力一直跟随着他。陈巍明白所有对他的关注,均来自他取得的成绩,虽然这些关注令他异常紧张。

“这些关注让我确信自己正走在对的道路上。关注和压力是伴随着我努力成为奥运队伍一员以及赢得全美冠军而来。”他说。

陈巍久别赛场回归仍称王 兼顾学业剑指北京冬奥会

2019-2020赛季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陈巍在男单短节目比赛中(图/新华社记者程婷婷摄)

花样滑冰是艺术和技术的结合,陈巍属于技术派。8岁开始练习三周跳,12岁熟悉各种三周跳开始迈向四周跳,16岁初登成年组国际赛场,17岁成为一个在正式比赛中完成5个四周跳的运动员。

在世锦赛战胜羽生结弦之后,质疑声此起彼伏。“为了跳跃而跳跃的机器人”,“花滑运动,不是蹦冰运动……”,“表现配不上得分”……

陈巍也不反驳什么。他刚开始练习四周跳的时候,四周跳还不是那么普遍的动作,但现在大家都在加难度,他开始不再一心钻研难度,而是放慢脚步追求艺术表现。

同时,陈巍还需要在滑冰和学习当中学会平衡。滑冰和学业同时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也会自我怀疑,“我到底在干什么?”但很快就会想办法去解决,因为放弃从来都不是他的选项。

大一的时候,因为没有经验,他选了三门课程,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有点难适应。那之后他减少了课程,就从容很多。

他说,“(大学里)每个人都在兼顾学业以及之外的东西,我的立场没有那么特别,不努力不行。”

结语

在比赛取消,冰场关闭的几个月里,陈巍只能在海滩亦或公园训练。比赛能够回来,他开心得像个孩子。

陈巍打算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休学一段时间,专注于花滑备战,毕竟,北京冬奥会就要来了。

(北京冬奥组委官网/鲁春萍)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