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冰雪故事:86岁大爷免费教滑冰50年 带出的孩子成了清华北大高材生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2020年09月26日 10:11

提要:不论是热心人士诚意维护的野冰场,还是设施完备的室内冰场;不论是晶莹的冰,还是洁白的雪,到处都有喜欢冬季项目的人们,守护着内心的热爱。

在中国的冰雪版图里,辽沈地区是重要的一部分。沈阳体育学院拥有中国雪上“王牌军”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实现中国在冬奥会历史雪上项目的首枚奖牌、首枚金牌的突破。自从2015年的夏天,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以来,这里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以及众多喜欢冰雪运动的普通人,都热情期盼着冬奥会的到来。

寒冷的冬天里,总有一群挚爱冰雪的人,用真心温暖着这座城市,传承着大自然的馈赠带给人们的美好体验。

教会我滑冰的人没收钱,我教别人也一样

在沈阳,有一位特别痴迷滑冰和轮滑的老人,名叫刘明德。他今年86岁了,只要天气好,他总会出现在沈阳浑河岸边的空地,滑轮滑。看背影,完全不像年过八旬的老人。来往的人,很多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刘明德义务教学的对象。

“(滑冰和轮滑)一直都是我的业余爱好。很多都是看我滑觉得有意思就跟我学,我从来没有奢望想要培养出专业运动员,我的理想就是让更多的人能锻炼身体、享受快乐,把滑冰变成一项终身受益的爱好。”

每天上午玩魔方锻炼手脑,午睡过后就去轮滑,感受自由;晚上用手机发发微信,看看趣闻,跟年轻人没什么分别,刘明德把生活过得充实有滋味。不仅喜欢自己滑,刘明德还爱看比赛,最期盼的就是看四年一届的冬奥会。

“以前看冬奥会,虽然有时差,但我熬夜也要看直播。看直播的心情不一样。这回2022年冬奥会在咱们中国举办,我看比赛就不用熬夜了。”刘明德说。

刘明德这辈子一直和体育有着不解之缘。上世纪50年代初,刘明德上学时一直是体育委员。毕业后分配到了鞍山技工学校(后改名鞍山钢铁学校),又被借调到体育组,教滑冰、浇冰场。

在鞍山钢铁学校担任老师时,刘明德一直坚持滑冰,不仅带着三个儿子一起滑,还教会了身边不少人。70年代的时候,他被鞍山市体委选中,带着鞍山速滑队训练,到省内参加比赛。1991年,刘明德的事迹被被记者发掘,他利用业余时间辅导青少年学滑冰的照片被刊登在了《光明日报》和《中国体育报》上。

几十年下来,刘明德也记不清自己教会滑冰和轮滑的孩子有多少了,光在沈阳的十几年时间里,估计就有几百人,而且他从来不收学费。

沈阳冰雪故事:86岁大爷免费教滑冰50年 带出的孩子成了清华北大高材生

“我小时候学滑冰,教我的人也没要我学费啊,我觉得这是我的爱好,我愿意教会更多人。”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刘明德愿意把自己知道的和人分享,他把自己运动的经验和心得都写成了总结,分享给身边有需要的人。

在刘明德众多的学生中,有一个叫壮壮的学生让他印象最深刻。“当时他刚上小学,学滑冰特别认真,每次让滑多少圈,都是超额完成,而且从来不叫苦,那时候冬天冷啊,比赛换衣服时冻得直咬牙,也要坚持。” 刘明德回忆说,后来壮壮考上了很好的大学。

在他教会滑冰的孩子中,后来有不少考上名牌大学的,其中不乏考上北大、清华的。“我亲身的经历说明,体育活动是不影响学习的,反而能促进学习,因为可以提高学习的效率,而且还有因为滑冰好加分的。”

义务教滑冰50多年了,刘明德一直在力所能及地助人为乐。“我一直都是谁愿意跟我学,我就带着玩,很多都是爷爷跟我学好了之后,又带着孙子跟我学,然后小孩的同学又跟我学。” 刘明德说,现在他教的小孩中,最小的才6岁,和他整整相差了80岁,他觉得,“推广这项运动很有意义。”

几十年如一日,刘明德初心不改。然而,他的滑行中断过一段时间。2005年做了膀胱瘤的手术,但心态积极健康的他恢复得很快。手术后的半年只能慢慢溜达静养,但运动惯了的刘明德总觉得不运动浑身难受,于是半年刚过,他在家人的陪伴下,重新开始滑了起来。在这之后,冬天滑冰,天暖和就轮滑,刘明德挚爱的运动,再也没有间断过。

零下27度,浇冰人大汗淋漓

和刘明德一样为冰雪运动无私奉献的,还有他在冰上的伙伴儿们。五年前,由刘明德设计图纸,陈国汉牵头,在浑河上浇筑了一块冰场,名为“浑河之上冰场”,免费向冰友们开放。

虽然沈阳近些年建成了几家室内滑冰场,可是很多滑冰爱好者还是喜欢在室外滑。一来是有些年龄大的人习惯了,二是室内冰场的收费价格,要是天天滑一些冰友还是不太能接受。所以,室外冰场是很多滑冰爱好者的冬日乐园。

室外的冰场是需要专门浇筑和每天维护的。浑河从沈阳市城中穿过,“浑河之上冰场”就在三好桥和工农桥之间。浇筑这片冰场的团队一共有12个人,陈国汉是其中的牵头人,今年72岁的他义务浇冰已经有23年了。

每年11月下旬,陈国汉和团队里的老哥儿就开始关注河水的冻冰情况,等气温够低了,他们忙碌的冬天也就开始了。每天早上6点钟,大伙到达冰场,一伙人负责清扫冰面,一伙人开始凿洞取水。清扫主要是为了把此前冰刀带起的碎冰碴清理干净,保证浇冰时冰面平整。

室内冰场如今都是使用现代化的浇冰车,而陈国汉团队只有自制的简易浇冰车。他们用土方法:“把水从冰窟窿里一桶一桶拎出来,再灌到车里。一桶水大概三、四十斤,每天浇冰需要大概18桶水。” 陈国汉感慨说,这活,没力气的干不了。

接下来就是技术活了,先要用专用工具给冰缝开个三角口,把雪和水搅拌成了“雪泥”,一点点地填补在冰缝里,再用抹子抹平。

浇冰工作的技术含量很高,团队中只有老杨和老韩两人掌握得好。浇冰车要前拉后推,像喷壶一样,水流才能流出,掌控水流的速度是一门学问。车行的快慢、水流的大小、气温的高低都直接关系着浇冰质量的好坏。天冷时要控制水流不能太大,否则水浇到冰面上还没来得及漫开就结冰,容易出冰凌子。相反,气温高时,水流便要大些,这样,水就会尽可能地漫开,浇出的冰效果会很好。

这一套浇冰的活干下来,要2个多小时,大伙干完都是出一身汗,鞋子、裤子都冻上了冰碴,满头都是白霜。即便近几年气温低至零下27度,浇冰人的汗还是照流不误。

冰浇好了,冰友换好衣服陆续上冰。一般冬天能滑冰三个月,陈国汉和他的团队就浇三个月的冰。陈国汉虽然也喜欢滑冰,但他自己却没空玩,他时时刻刻要盯着冰场上发生的大事小情。每天早上6点到冰场,最早也要到中午12点才能走。“这么多人在冰场里,我责任很大啊,我要为大家的安全考虑,各种措施都得提前做好。”

如果碰到下大雪,滑友们就自发地一起扫雪,真正体现了“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前几年,一位喜欢滑冰的老板,给团队买了水鞋和棉大衣,平时也会有滑友给他们带热水、食物的,除了团队的12人,还有不少志愿者全天帮忙维持秩序。这些都让陈国汉和团队里的人觉得很温暖。

陈国汉是转业军人,熟悉他的人给他的评价是热心肠、能张罗事、能吃苦。他年轻时就喜欢滑冰,退休后把大量时间花在了怎么为别人滑冰服务上。陈国汉最早开始浇冰是在1997年,南湖公园,“拿着水桶自己浇”,“后来才有的简易水车,是我自己找人电焊的。”

2015年,冰场从南湖公园迁移至浑河上。这块冰场的图纸设计者正是刘明德老先生, 一圈是333米左右,三圈正好是一千米。最多时有200多人在冰上玩,“最多的一天有270多人。”

一开始,浇冰团队有9个人。20多年间,人员更迭,年纪大的退出,年轻一点的递补进来。

现在这12人里,年龄最大的78岁,最小的也有63岁了,“都是滑冰爱好者,都坚持十年以上了,我们的想法很单纯,大家就是觉得一起出力、一起玩挺高兴的,锻炼身体的同时也做公益了。”陈国汉的话说得轻描淡写,可想想吧,寒冬里天不亮就爬起来去浇冰,连续三个月天天如此……这样的坚持,让人佩服。

男孩老了,梦想还年轻

同样对冬奥会充满期待的,还有一群打冰球的“老男孩”,他们的平均年龄超过了60岁。

老男孩队的队长叫王大明,今年70岁。出生于黑龙江,冰龄很长,球龄却不过十年。谈到老男孩冰球队的由来,王大明介绍说:“刚打冰球那会儿,来劳动公园玩冰球的只有三五个人,后来不知怎么就成了气候,不少人左打听右打听都聚到这儿,随着队伍不断壮大,成立一支球队逐渐成了大家共同的愿望。我们这些人都爱滑冰,后来改打乐趣更大的冰球,就这样凑到了一起。大家基本都有速滑基础,上手比较快。”

“当时有媒体报道我们,用的‘老男孩’这个标题,我们感觉既展现出我们在冰场上驰骋的劲头,也符合我们在一起打球的乐趣,所以就叫老男孩冰球队了。”王大明说,现在球队有三十多人,年龄最小的也有五十六、七岁,最大的已经七十五岁了。

老男孩冰球队冬天的主要活动地点在沈阳劳动公园人工湖的冰面上。没有平整的场地,浇冰抹缝全都靠自己动手;没有挡板,只能堆一圈雪围成场地;没有球门,就摆两只鞋作为目标……就是在这样简陋的野冰场,他们也能享受冰球的乐趣,仿佛冰球真的让他们回到了青春时代。

护具、冰鞋、球杆,一套装备5000多元。 每天带好护具,穿上冰刀,在冰场上打上两个多小时,急停、急转、倒滑、射门……

“相比速度滑冰,冰球趣味性、技巧性更强。在拼抢的时候你怎么躲闪,怎么过人,都得瞬间作出判断,既锻炼身体也锻炼大脑的灵活性。”王大明讲起冰球,难掩兴奋。

但冰球毕竟激烈,节奏快、对抗猛,容易受伤。为了避免大伙在打球时发生意外,王大明没少费心,每次都跟老伙伴们强调尽量减少身体接触。打球之间一定先热身,肩、肘、腰都活动开,然后才分组对抗。

“你想啊,我们队年龄最大的吴老师和王大伟都76了,大伙肯定是得躲着他们俩,不能有身体对抗。”

尽管这样,还是免不了磕磕碰碰。球队里有一个温馨的传统,只要谁受了轻伤,就会几个人一起买带点水果、罐头啥的,去家里看看。“其实都是正常动作,但是我们这样相互到家里看一看,大家都挺重情谊的。”王大明自豪地说。

自从球队成立以来,能够在正规的冰场打一场正规的比赛,一直是全队的心愿,王大明制定训练计划也一直奔着有比赛的情况准备。去年中秋,他们终于在辽宁省中老年冰球比赛中迎来了机会。

“我们当时去的铁西大都汇商场里的室内冰场,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室内冰场打正规的比赛,之前要么是两个队约的友谊赛,要么就是就是室内冰场随便玩一玩。”

王大明回忆说,比赛前,队员都很激动,都想体验真正的比赛。“大家都争着抢着上场啊,尤其是刚学会的、没打过比赛的,不愿意下场。虽然那次比赛对阵大连和抚顺的球队都输了,但是大家也收获了很多。”

受到自然条件和场地的限制,不能四季都打冰球,但老男孩们的锻炼全是全年无休的。开春后,他们会定期到铁西区滑翔全民健身中心打旱冰球。大家也会通过骑自行车、轮滑等方式锻炼身体,保持状态。

上世纪50年代,冰球曾经在沈阳开展得火热。进入60年代,在沈阳的文献档案中,冰球运动就销声匿迹了。但热爱冰球的人始终没有消失,无论年少还是年迈,“老男孩”真正诠释了与年龄无关的“冰球梦”。

继续守护内心的热爱

在冬奥会进入“北京时间”后,辽宁的“冰雪热”持续升温。过近两年,辽宁的冰雪发烧友明显增多,青少年参与度倍增,场地设施兴建也热火起来。

在迎接冬奥会的路上,一方面是专业队的驻守和人才的培养,另一方面是大众冰雪运动的蓬勃发展,老百姓对于冰雪运动的热情越来越高,而辽宁的冰雪赛事、活动也越来越多。 辽宁省体育局连续多年开展“百万市民上冰雪”系列活动,通过抢票快乐滑、公益滑雪训练营、公益滑冰训练营、辽宁大众滑雪系列赛等一系列活动,带动辽宁滑雪人群从“体验式滑雪”转向“学习式滑雪”转型。

辽沈地区冰雪项目全面普及,冰球是其中的代表。以前沈阳市打冰球的人数很少,没有专业队,勉强能凑出一支业余队。近两年室内冰场涌现,很多孩子参与进来,一年四季都能训练,加速了运动在社会层面的发展。辽宁省校际冰球联赛中,30多支青少年冰球队,大部分来自沈阳的学校。而且辽宁作为体育大省,体育氛围向来很强,为提速冬季项目也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比如轮滑运动的流行,让滑冰人才的储备和选拔都有了更大的空间。

除了冰上项目,雪上项目也势头强劲。相比黑龙江和吉林,辽宁的冬天没有那么的冷,而且滑雪场距离市区大多比较近,这些对于鼓励初学者滑雪都是很好的条件。

(北京冬奥组委官网特约记者/王冠楠 张蕾)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