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冰雪奇缘!真空教学培养出雪上第一人 轮滑女王清空荣誉兼项速滑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0年09月25日 16:20

提要:优秀的冬季项目运动员韩晓鹏和郭丹都是江苏人,他们的故事生动地诠释了骨子里就有的冰雪基因是不分南北的,他们的成功也激发着更多的南方孩子参与到冰雪运动中去。

地处长江三角洲地区的江苏省全年平均气温可达13-22摄氏度,而在这片天然冰雪资源短缺,长期处于冰雪的“真空状态”的土地上却培养出了中国雪上项目唯一一块冬奥会金牌获得者韩晓鹏,以及第一位同时参加过冬奥会和夏季亚运会的中国选手郭丹。

在“北冰南展西扩东进” 的大背景下,现代化的冰场雪场在南方落地扎根,片片雪花飞入了江南的寻常百姓家。近两年,江苏省共建四支冰雪项目国家队,成立了全国首支速滑两栖“北冰南展”的试点运动队,北京冬奥会改变的不仅仅是北京、张家口两个城市的冰雪氛围,同时也变革了中国传统的冰雪人才培养模式。

突破:冬奥雪上第一人韩晓鹏,12岁前没见过雪

“我的老家徐州属于苏北地区,苏鲁豫皖4省交界,那儿的冬天也能看到雪,但是雪花落到地上马上就化了,12岁练滑雪之前我不知道大家说的冰天雪地是什么样子。”北京冬奥会倒计时500天的这一天,韩晓鹏回忆起儿时对雪的印象。

江苏冰雪奇缘!真空教学培养出雪上第一人 轮滑女王清空荣誉兼项速滑

算是天生与体育有缘,韩晓鹏最开始练的项目叫技巧,教练教的动作,他一看就会,速度、爆发力及悟性都相当不错,跟头翻得又高又飘。

1995年,空中技巧队的功勋教练杨尔绮一次买蹦床网时,巧遇并看中了当时正在江苏技巧队训练的邱森,随即便与其教练刘德镇联系,希望让邱森去练滑雪。当时,韩晓鹏也跟着刘德镇训练,刘德镇便向杨尔绮推荐,让韩晓鹏也去看看。

都灵冬奥会一飞冲天之后,韩晓鹏在媒体面前多次回忆起那个改变人生的抉择:“杨教练跟我说了很多的东西。她说,来吧,这边夏天轮滑、游泳,冬天滑雪,特别好玩。当时挺单纯的,说来就来了。”

从徐州到沈阳,身上的装备变成了厚厚的滑雪服,脚上多了长长的滑雪板,脚下也从蹦床变成了白雪皑皑的雪地。南方人韩晓鹏成为了第一批从徐州走出,跨项冰雪的运动员之一。

“我很幸运,算是第一批也是一个成功的案例,从那之后我们老家的孩子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大家都知道,我们徐州叫武术之乡、技巧之乡,夏天的技巧项目群众基础特别好,基本上家家的男孩都争先恐后地去练一些体育项目。现在徐州又出来了冬奥会冠军,也有更多家长去支持孩子练冰雪的项目。”韩晓鹏说。

在韩晓鹏之后,来徐州选材的冬季队伍越来越多,而徐州孩子对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感情也愈发深厚。韩晓鹏举了一个数字:“过去练我这个项目的全国不超过百人,现在已经有了几倍甚至十倍的递增。竞技体育是一个金字塔,如果说你的基础薄弱,地基不牢,没有良好的群众基础,那么塔尖也很难立足。”

传承:一支南方孩子的滑雪队,13岁小孩站上成人组的领奖台

张延桂是韩晓鹏的师弟。在韩晓鹏转项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三年后,同样师从刘德镇教练的张延桂也被选入了沈阳体育学院,跟他一起的还有平昌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银牌获得者张鑫。

“国内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运动员,有1/4是我的学生。”几年前在韩晓鹏一战成名后,启蒙教练刘德镇曾向媒体表示,自己还希望培养出更多的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刘德镇其实并不会滑雪。

“我们南方孩子没见过雪啊,第一次去东北的雪场还兴奋地在里边踢球,玩这些游戏。”张延桂现在的身份是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青年集训队(江苏组)的教练。

北京冬奥会倒计时500天时,张延桂正领着他的14个小队员在秦皇岛的训练基地进行跳水训练。“现在队伍里有14个人,最大的17岁,最小的10岁,转项前他们没接触过冰雪。”

江苏冰雪奇缘!真空教学培养出雪上第一人 轮滑女王清空荣誉兼项速滑

江苏省内虽然还没有标准雪场训练跳台动作,但这支青年队依旧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训练计划——在江苏练好空中的翻腾动作,6月份到秦皇岛跳水夏训,冬天再到东北的雪场比赛、训练。

张延桂介绍,“秦皇岛训练基地有特殊材质制作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中的滑坡区和跳台区,不同的就是落下的地方是水池而不是雪,滑行台面和冬季所用的没有太大区别,但滑行速度和运动员的脚感会略有不同。”

徐州市体育局专业队管理中心负责人苏红介绍,2018年6月,国家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与江苏省体育局联合组建跨界跨项跨季三跨国家集训队江苏组。2019年6月,签署了联合培养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青年集训队(江苏组)协议,自此江苏拥有了自己的冰雪专业运动队。队伍经过1年时间的训练,参加了十四冬资格赛,共有5人进入全运会决赛资格,年仅13岁的小将赵琪睿,在锦标赛上获成年组滑行第三名。

领奖台上,身材娇小的赵琪睿比身旁的大哥哥们矮了两个头。一周前,在秦皇岛训练基地举行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集训队以及黑龙江、河北、江苏、沈阳、长春等7支队伍体能比武中,江苏组的张严豪、王圻娴包揽了男女青年组的第一名。

“虽然是南方的孩子,但他们都是从心底里喜欢这个项目,追着我们问什么时候上难度,对于训练也从来没有什么抵触心理。”在张延桂看来,这种骨子里的冰雪基因是不分南北的。

北京2022年冬奥会带给南方省市冰雪发展的契机,是在更长远的未来。

转身:轮滑女王郭丹清空荣誉兼项速滑

2018年9月2日,在雅加达朋加诺体育场举行的亚运会闭幕式上,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个子不高、身材娇小的郭丹擎着五星红旗昂首走过。

郭丹,2008年世锦赛获得公路10000米亚军,中国第一枚轮滑世锦赛奖牌获得者;2012年意大利世锦赛获得成年女子组场地赛冠军,中国轮滑运动30年来第一个世锦赛场地赛冠军。2018年平昌冬奥会速度滑冰女子集体出发第10名,2018年8月31日,在雅加达亚运会女子轮滑20公里公路赛中获得亚军。身兼轮滑和速度滑冰两个项目的她是第一位同时参加过冬奥会和夏季亚运会的中国选手。

郭丹兼项的念头始于2014年索契冬奥会。郭丹和教练兼老公的贺鑫一块儿看了冬奥会的开幕式。

“要是能站在奥运的舞台上那得多帅,多自豪。”贺鑫无意间的一句话,点醒了郭丹,成为了她转型速滑的开始,而后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更让郭丹坚定了转型速滑的想法。

于是,郭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自己世界冠军、“轮滑女王”的荣誉“清空”,从零开始,兼项速度滑冰,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站上了冬奥会的赛场。

江苏冰雪奇缘!真空教学培养出雪上第一人 轮滑女王清空荣誉兼项速滑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刚刚从轮滑转型到冰上时的郭丹不被任何人看好,贺鑫回忆,“2014年的冬天,当郭丹第一次穿上冰刀踏上冰面时,她站都站不住,像个企鹅一样。”

“滑冰的人大多是人高马大,我是小巧玲珑,刚练速滑的时候,大家都笑话我,怎么你坐凳子上腿还是悬着的呢?” 加上转型时年龄已大,技术动作已经成型,郭丹的两栖之路走得格外艰难。

“很多人不看好我,因为我转项的时候已经25岁了,年龄在这,而且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滑冰,自己这一路走来放弃了很多东西。今年其实是轮滑的大年,但为了冬奥会有很多世界级的大赛我都放弃了。”

郭丹记得,在自己刚转速滑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受到了国家短道速滑队李琰教练的指点,她的一句话也给了郭丹坚持到底的勇气。

刚转项的时候,郭丹并没有队伍和教练,只能自己联系一些国外的滑冰俱乐部学习。郭丹在盐湖城训练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也在那里训练的国家短道速滑队,李琰看到郭丹只身一人没有教练,就让她跟着练了几次,几堂课下来李琰也对郭丹赞赏有加,“你要是21岁啊,我就收你进国家队了!”这样一句话,一下子激发了郭丹,“李琰教练都这样肯定我,我没有理由不坚持下去。”

自从2015年改项以来,郭丹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不断刷新着自己的最好成绩,在平昌冬奥会之前,她曾经获得世界杯分站赛的亚军,世界积分第三位。不过两年的时间,郭丹就站在了冬季项目最高的舞台。

“当初兼项练滑冰,也是希望给轮滑运动员找到更多的出路,带动更多轮滑人成为‘两栖运动员’。”郭丹说。她目前所在的江苏轮滑队,所有的队员都成了轮冰两栖选手。“短短两年取得这样的成绩,非常自豪能够给轮滑项目、南方冰雪运动带来更大的关注度。”郭丹认为,从她的经历来看,“轮转冰”完全可行。

回首一路跨界、兼项的艰辛,郭丹感慨道:“之前的努力收获到了果实。(闭幕式旗手)可能对于奥运选手们来说更多的是荣誉,是奖赏。但对从事非奥项目和冬季项目的我来说,真的又赋予了太多含义。希望可以激励、带领更多的人尝试,敢做梦,敢去挑战别人觉得不可能的事。”

从战无不胜的轮滑女王到冰上站都站不稳的“企鹅”,再到站在冬奥会的赛场上,郭丹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而在她背后默默支持着她在25岁的职业生涯晚期坚定转项的人,正是她的老公兼轮滑教练贺鑫。

江苏冰雪奇缘!真空教学培养出雪上第一人 轮滑女王清空荣誉兼项速滑

在成为教练之前,贺鑫是郭丹的队友,他也有很大上升空间,可以成为更好的速度轮滑运动员。但是为了保证郭丹的训练,贺鑫选择放弃了自己的运动员生涯,一心帮助郭丹完成梦想,并且成功帮助郭丹成为了轮滑的世界冠军。

平昌冬奥会时,贺鑫专门从国内来到了平昌,在江陵速滑馆现场观战。为了能够在最近的距离为郭丹加油,他买的票是最贵的。在起跑线的正上方,贺鑫戴着“中国,加油!”的围巾,高举着印有“郭丹”名字的手幅,激动地呐喊着。他始终仔细地观察着其他进入决赛的对手名单,分析着每个人的特点和风格,然后掏出手机在微信里提醒着郭丹要注意的事项。

除了郭丹老公,贺鑫的另一个身份是江苏省轮滑队的主教练。他所带领的江苏省队是全国首支速滑两栖“北冰南展”的试点运动队。现在他带队的这批运动员最小11岁,最大31岁。

年初,这批运动员才刚从德国滑完冰回来,进入夏训阶段——轮滑训练。每天大概2次训练,训练时长从下午3点至5点半。

“作为跨项运动员,他们的周期安排更紧密,训练也更忙碌、更辛苦。冬天有滑冰训练,夏天有轮滑赛事,基本上没有什么假期。”这支兼项的队伍包括了刚刚转项的年轻人,同时也包括郭丹和中国第一个男子轮滑世界冠军张弛。

从一个夏季项目的王者跨行到冬季项目的“菜鸟”,这个决定的背后是江苏人发展冬季运动的决心和坚持。

希望:旱雪馆和冰雪小镇里的梦想

作为江苏省的省会,南京市利用全国第十届运动会花样滑冰比赛的训练馆,与相关俱乐部及南京奥体中心常年合作开展冰上项目。

目前,南京市已经拥有了多支各年龄阶段的冰球队员约100人左右,花样滑冰运动员约50人左右,并与9所学校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以学校为单位,班级为载体,每周让学生到奥体中心滑冰场上一次滑冰体育课。在2019年全国青少年U系列冰球锦标赛中,南京队获得了U12女子组全国第二名。

据南京市体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南京市体育训练中心建立了室内旱雪馆,可以实现反季节雪上训练。旱雪馆中还配备了VR滑雪模拟机等替代性训练道具,积极应对疫情对现阶段训练的影响。

该基地拥有总规划面积26万平方米的全球最大室内滑雪馆及最长室内雪道。项目建成后,将拥有不同难度的滑雪道以及四条符合国际雪联标准的雪道,分别是:大跳台、平行大回转、自由式空中技巧、U型场地技巧项目。其中,U型场地技巧的雪道是全球唯一室内能满足奥运规格的赛道。

2018年9月,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省体育局、市体育局、相关机构四方签订共建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的合作协议,以创新发展的模式做好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日常管理和属地保障。

南京规划中的溧水白马冰雪小镇建成后将成为长三角地区规模最大、项目最全的集滑雪训练、极限运动、专业训练等为一体的冰雪极限运动特色综合体,为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提供最优质的训练与后勤服务保障。

新落成的场馆,规划中的图纸,建设中的基建,轰鸣的机器……如此种种,正在孕育着中国冰雪新的未来和希望。

(北京冬奥组委官网记者/徐思佳 张蕾)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