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人口530万坐拥1.2万家俱乐部 挪威期待与中国加强冰雪产业合作

来源:北京冬奥组委官网2020年09月12日 11:11

近年来,全球冰雪产业进入了飞速发展和扩张的轨道。进一步深化国际资源的交流与合作,汇集全球智慧已经成为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的重要趋势。

在2020国际冬季运动(北京)博览会举办期间,挪威驻华大使白思娜和公使衔参赞汤柯纳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冰雪强国挪威在冬季运动的先进经验。

国家人口530万坐拥1.2万家俱乐部

从1924年法国夏蒙尼举办的第一届冬奥会到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历史上总共产生了3168枚冬奥会奖牌。其中,挪威取得了368块奖牌,也就是说,这个人口530万的北欧国家囊括了冬奥会所有奖牌的11.6%,位居全球首位。

挪威驻华使馆公使衔参赞汤柯纳表示,挪威的冬季项目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挪威有近12000家本地的运动俱乐部。“我们不管是每一座小村庄,再小都会有志愿者以及赞助商组织的体育俱乐部,这些都是在挪威体育协会的领导下进行的,93%的挪威孩子和年轻人都至少参加了一家本地的俱乐部,并且会经常参与冰雪项目。” 汤柯纳说,“即使成为了国家队运动员,他们也仍然代表本地俱乐部。因此所有的本地俱乐部以及年轻的运动员都梦想着成为国家队运动员之后再回馈自己的社区。”

在挪威,家长一般不会在很早的时候就把一个孩子绑定在某种单项上,而是鼓励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冰雪运动。“在童年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各种各样的团队,并且男女儿童混训。我们最受欢迎的运动是足球和越野滑雪,很多孩子在冬天滑雪夏天踢球,如果一个孩子有天赋,可以不选择去一般的高校,而是专业的学校或者运动队。”

绝大多数冬奥会项目是个人运动的比拼,但在挪威人的运动理念中,团队协作是非常重要的。“比如,高山滑雪运动员虽然个人参赛,但是每年有250天的时间是以团队度过的,他们分享住宿,分享晚餐,也同时训练,因此他们结下了朋友般的友情,他们经过数千上万小时的训练,冬季滑雪也需要技巧,需要速度,需要耐力,需要力量,因此我们的运动员每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训练的。我们夏天、秋天会去做一些基础的工作,在淡季的时候,我们的运动员会继续做一些别的运动,比如说骑自行车、跑步,来保证在旺季的时候不会受伤。” 汤柯纳分享道,“在挪威,不同项目的团队也会在一起训练,会在训练营进行一些比赛。比如,他们在夏天的时候进行一些旱冰比赛,同时用一些替代的方法去进行跳台滑雪或者旱冰两项(的训练)。”

挪威期待与中国加强冰雪产业合作

挪威驻华大使白思娜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在竞技运动员层面,挪威模式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培养教练,研究和技术专家团队与运动员之间的合作。

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挪威也一直积极向中国输送优秀的教练员人才,贡献先进的冰雪运动理念。其中就包括冬奥会八金王比约达伦。2019年9月,有着“冬季两项之王”称号的前挪威运动员比约达伦正式上任中国冬季两项国家队主教练。

挪威驻华大使白思娜表示,“在两国政府的支持下,冬季运动是中挪合作最活跃,最有前途的领域之一。参与冬季运动的中国人越多,我们的合作空间就越大,挪威可以贡献我们的经验。”

中挪两国的合作不仅涉及政府阶段,同时也涉及专业的协会以及企业方面。“我们正在与中国合作交流最佳实践经验。挪威教练和运动员正在与中国队一起为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做准备。我们还在其他精英体育项目上进行教练和运动员交流。我们期待着在这一领域加强合作。”白思娜说,“我们也期待看到更多的商业交流,中国和挪威的公司将一起共同开发和发展中国冬季运动文化所需的产品和服务。”

从场馆到城市,后冬奥效应如何最大化?

挪威曾经举办过1952年奥斯陆冬奥会和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举办冬奥会不仅能够推动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可以持续为大众的运动和健身服务。在冬奥场馆的后续开发和利用方面,挪威有着丰富的经验。

利勒哈默尔早在举办赛事之前,就开始从可持续发展角度修建各类场馆,综合考虑场馆的赛后使用,兴建各种配套设施,为市民和游客充分利用这些场馆作保障。挪威驻华使馆公使衔参赞汤柯纳介绍道,利勒哈默尔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只有5万多人口,这是第一次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在同一个地点进行,1994年利勒哈默尔被评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冬奥会赛事举办城市,因为利勒哈默尔很小,很多人担心在赛后这些场馆是否还能有效的利用,不管是奥斯陆还是利勒哈默尔,都在赛后将这些场馆运用到了极致。

“比如说,每年都会在利勒哈默尔举办几次大的单项冰雪赛事,另外,利勒哈默尔的奥运场馆也用于2016年青年奥运会,超过了1100位运动健将参加。此外,我们各种各样的学院都是座落在利勒哈默尔,他们也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来进修。”

北京冬奥会一直注重2020议程的实践,践行可持续理念,不仅是绿色环保,还注重场馆赛后利用,与当地发展长期目标契合。从选址、设计、建设、交付、移除到转为赛后利用,全过程都以赛时和赛后相互关联、共同设计为出发点。成功地举办一届冬奥会,让全民感受冰雪激情,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后冬奥效应”不仅是对奥运理念、情感的弘扬和传承,同时也可以为专业运动员和大众提供训练、比赛和健身的场地,另一方面,冬奥场馆也将成为一座城市的文化象征。

(记者 徐思佳)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