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奏响冰与火之歌

来源:新华社2020年08月21日 11:01

酷热与暴雨交织,盛夏的重庆尽显“火炉”威力。然而,重庆人封先樵却打算在冰天雪地里过夏天。

在位于主城东北的重庆际华园室内滑雪馆内,一队“娃娃军团”正依次从坡道上飞驰而下,溅起雪花星星点点。圣骑士滑雪学校负责人封先樵张开双臂在一旁保护,一会儿扯着嗓子大喊技术要领,一会儿用劲儿鼓掌以示鼓励。

馆内温度常年保持在零下,但封先樵的内心始终火热。“我们生长在一个几乎不下雪的城市,但我觉得恰恰是这样的条件,让我们对冰雪更加痴迷。”

山城奏响冰与火之歌

奔赴未知

这样冰爽的夏天,封先樵已经过了四年。

42岁的他堪称资深体育人,从6岁起进行专业体育训练,是跆拳道黑带五段、中国空手道协会黑带三段,有着近20年的体育教育工作经历,不过与滑雪结缘实属偶然。

那是有一回,同事向喜爱冲浪的他推荐,单板滑雪跟冲浪的感觉很像,有没有玩过?封先樵没玩过,但他不甘心,回家就开始查资料、看视频,觉得确实“有意思”,索性置办下全套装备,一个人跑去成都的滑雪场体验。

山城奏响冰与火之歌

两个小时下来,摔了50多跤,肩膀的后遗症两三年都没好——即便是这样,封先樵还是一发不可收地爱上了滑雪,“确实会上瘾”。

多年体育教练思维也随之蹦了出来:为什么不去学习标准的单板滑雪教学流程?既可以规范自身技术动作,又能给他人带来专业指导。于是,他在2018年把新西兰SBINZ一级单板滑雪指导员资格拿到了手,还成为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

封先樵对这片白莹莹的场地着了迷。“滑雪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可以不断挑战自己,每天都能获得新鲜的东西。可以滑不同雪道,不同难度,不同天气,有若干未知在你面前。”

最初重庆还没有几家滑雪场,滑雪爱好者们纷纷往外地跑。2018年8月,际华园滑雪馆作为主城第一家、也是当时西南地区最大的室内滑雪馆开门纳客。同年11月,重庆首届室内滑雪公开赛在此举行。

也是那一年,重庆市社会体育指导中心设立了冰雪部,负责全市冰雪运动项目的开展、冰雪产业的规范管理及全国冬运会冰雪运动项目的备战。冰雪部部长张歌提出:“以竞技体育为契机,推广冰雪运动在重庆落地生根。”

一切近乎从零开始。封先樵和他的城市一起,踏上了挑战未知的冰雪之路。

突破前行

“我喜欢滑雪,因为滑雪很帅。”封树渝说着咧开嘴笑了。能把儿子带“入坑”,封先樵其实也没想到。

2017年国庆节,封先樵照例与好友相约滑雪,顺便带上了放假的封树渝,安排他体验相对更安全的双板。没想到不多久,儿子跑来问能不能也试一下单板?当时雪场并不能租赁单板,毫无准备的封先樵思考后回答,如果你下定了决心,那就争取把它当成陪伴自己终生的爱好。封树渝郑重地点点头:“行。”于是封先樵为儿子购置了一套二手装备,开始带他上雪场。

练习的时候再苦再累,封树渝也没想过放弃。“摔倒的时候会疼,但是在哪个地方摔倒了,就要在哪个地方爬起来”。

儿子的进步之快令封先樵诧异。练滑雪一年后,他就“带领”爸爸突破了新疆的高难度雪道。丝绸之路滑雪场的艾文大道据说难度在全国排名前三,封树渝主动要求尝试,“早晚都要突破,还不如早点突破”。

山城奏响冰与火之歌

结果父子俩都顺利完成,兴奋地连滑七趟。封树渝的开心之情溢于言表,“又突破了一个目标”。转日,俩人又征服了号称全国最难的玄奘之道。对封先樵而言,“这两天差不多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

最开始除了儿子,封先樵教的都是成年人,后来朋友们觉得滑雪对孩童成长有益,便逐渐把自己的孩子送过来。一传十,十传百,封先樵的青少年儿童单板滑雪培训声色渐起,至今已将30多名孩童带入了门。而他雄心勃勃:“未来会更多。”

学员中最小的不过3岁。眼看着许多小朋友上了雪就像变了一个人,更加坚强勇敢,彼此之间的社交也积极阳光,封先樵禁不住感慨,在学习成绩之外,孩子们的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同样至关重要。

至于滑雪给儿子带来的最大变化,封先樵认为是责任感的增强。封树渝性格腼腆,但在爸爸的课堂上,他是队长,也是助理教练。“就是带一下小队员。”11岁的他解释起来一脸严肃。

“我想让他们滑得比我们所有教练都好,更希望他们通过努力站在最好的赛场上。在那里他们会感受到新的东西,会有更多看世界的机会。”封先樵满含深情,“我40多岁还能有突破,他们就是我的突破。”

火炉破冰

3月的齐齐哈尔丝毫没有春的影踪,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2018年那趟是张歌第一次去东北,也是第一次看见天然雪。

既然基础薄弱,就想法子“曲线救国”。为了与冰球项目强市齐齐哈尔建立合作,张歌先是通过电话与对方进行了初步联系,转天一行人就赶到了齐齐哈尔市体育局。对方惊讶不已:“打个电话就真的来了?”

这趟拜访完,双方共建冰球专业队的事有了眉目。这也是重庆为备战“十四冬”组建的首支队伍,刚成立就在2018年5月的全国冰球锦标赛上拿了男子A组第四名。

当年下半年,重庆有600多人参加了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组织的单板滑雪跨界跨项选材,人数为全国省区市之最。经层层筛选,目前还有6人留在国家集训队。重庆还积极承办国际赛事,尤其是去年的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点燃了山城热情。在赛前的冰上路演和冰童选拔赛中,许多小朋友看到国家队队员都激动地直抹眼泪,赛后各冰场的培训生意高歌猛进。

张歌深知,要扩大冰雪运动的群众基础,就得让大家容易参与、喜欢参与。除传统竞技项目外,重庆还大力推广陆地冰壶、轮滑冰球、雪地排球、雪地拔河等运动。当下社体中心正在组织教练员培训与考核,开展重庆首次冬季项目教练员注册工作。

封先樵就刚刚通过培训获得市单板滑雪项目教练员三级资格。他还增添了一个新头衔:重庆市渝北区单板滑雪队主教练,带领青少年队备战第六届市运会。这也是第一次有冬季项目加入的市运会。队伍目前正在加强单板公园道具的训练,最优秀的选手已经能跳8米多高的大跳台,滞空可达2秒钟。

作为重庆许多滑雪活动的举办地,际华园见证了近几年当地冰雪运动市场的迅速扩大。重庆际华园总经理陈君介绍,滑雪馆的客流量年增幅在30%至50%之间,会员数量也有显著增长,目前已能实现现金流平衡。

原本,陈君盼望着一个更加美好的2020,可惜疫情为一切按下了暂停键。熬到6月,场馆情况才有所好转,现在收入终于恢复到原先的70%以上。

痛并期待着。陈君仍认为滑雪市场潜力巨大,要继续参与普及冰雪运动。际华园组织的冰雪主题研学旅行、冬令营、夏令营已颇具人气,未来还希望树立单板公园品牌、组建滑雪队,希望推动冰雪进校园、开展公益培训,从体育老师教起,打造冬季项目标杆学校。

“火炉破冰”,这是冰雪部成立之初张歌提出的口号。而今重庆有5个冰场、8座滑雪场,年均举行40余场赛事、培训、群众活动等,建立起了冰球青少年梯队,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成立也提上了日程。张歌觉得破冰效果“挺明显”。

封先樵也相信,重庆乃至整个南方地区发展冰雪运动虽然起步晚,但速度一定不会慢。想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他就感到格外振奋,计划着去现场观摩比赛。

一旁的封树渝摸摸雪板仰起头:“我要当一流滑手,拿世界第一!”

在雪山连绵的背景图前,父子二人同时从坡顶一跃而起,直冲而下。相邻的雪道上,许多身着花花绿绿衣服的孩童摇摇摆摆往来穿行,仿佛是种子一粒粒撒在了雪地上。

(记者 丁文娴 谷训 陶冶)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