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冬奥会中文官网首页导航

从无到有、从量到质 冰壶运动在上海生根发芽

来源:解放日报2018年08月17日 13:21

从无到有、从量到质 冰壶运动在上海生根发芽

上海冰壶青年队队员在比赛前合影。(资料图)

很多人在想像,昔日高大钢炉林立的首钢工业园区,修建一座现代化的冬奥场馆会是一幅什么景象?日前,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常务副部长刘玉民带着记者来到首钢工业园区,给大家描绘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单板滑雪大跳台赛场的蓝图。

2018年国家冰壶集训队预选赛近日在北京举行,上海青年冰壶队共10名运动员参加男、女以及混双项目比赛。其中,由瞿航、郑欢家、于之皓、李冠男四名队员组成的上海青年冰壶男队脱颖而出,赢得预选赛男子组冠军,获得参加国家冰壶队选拔的资格。这四位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上海大男孩,最终获得青年组第二名,成功入选国家冰壶青年预备队。

从“0”到“1”用了五年

成立仅五年的上海青年冰壶队在选拔赛中一鸣惊人。国家队举行选拔赛是一种创新。中国冰壶协会首次面向全社会选拔人才,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来自全国49支队伍参赛,除国内冰壶传统强队吉林和黑龙江队外,还有上海队、高校代表队、俱乐部队等“新面孔”。其中,上海队是绝对的新生力量:四名选手中,最大的19岁,最小的17岁,平均年龄最小。

除了队员年龄,上海冰壶运动本身也很年轻。2013年7月,上海市体育局组建第一支由8男8女组成的冰壶队。和东北三省少体校培养人才的模式不同,上海队选手在校园中成长,在专业场地训练。经过五年卧薪尝胆,全新模式打造的上海青年队去年夺得全国青年比赛第四、成人比赛第五的成绩,如今又成功获得国家队选拔资格,初步打开局面。

入选国家青年预备队后,上海队的四名小伙子将和国家队大部队会合,今秋前往加拿大集训,参加当地联赛。

上海小囡机灵又能吃苦

五年前组队时,上海冰壶队16名成员只是初中预备班的新生,为什么选择连“上冰”都不会的孩子?教练盛杰说,在加拿大和北欧等冰雪强国,孩子们从六岁开始就上冰练冰壶;而在中国东北,开始练习的年龄往往在16岁左右。“年纪小一点,目标远一点。”盛杰说:“我们冰壶水平与该项目强国差了有20年,现在把培养提早五六年,应该能追回一些差距。”

冰壶运动讲究技战术智慧和团队配合,上海小囡的机灵劲就显示出了优势。当然,南方孩子练壶同样充满挑战:刚组队前三年,冰壶队所在的徐汇区还没有像样的冰场,孩子们就先在陆上训练。周末两天,全队集体乘车前往松江大学城的冰场训练。三年时间,风雨无阻。盛杰说:“我们四个队员中,有两个将要跨入高三,但徐汇区建成位育体校冰场后,他们上完学之后一周六次训练,孩子们从来不喊苦叫累。”

引进韩国四垒执教上海队

去年,上海队成功引进韩国冰壶女队昔日的四垒金智善。金智善曾参加过冬奥会,大赛经验丰富。在执教上海队一年间,她把丰富的临场经验、细腻的战术教给孩子们,这四位上海队的年轻队员进步明显。除了这四位选手,上海更多冰壶选手不断涌现。在徐汇区华理附中,9月开学后将首次设立冰壶班,冰壶已成为学校特色体育课程。此外,黄浦、静安、闵行和松江等区都开始组建冰壶队。从无到有,从有到多,从数量到质量,冰壶运动在上海生根发芽。

“2022年北京冬奥会时,这几个孩子23岁左右。我们希望,上海自己培养的冰壶选手,能早日走上冬奥会赛场。”盛杰说。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