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冬奥会中文官网首页导航

雪车国家队夏训更具针对性

来源:中国体育报2018年06月26日 11:16

大力量、雪车专项跑、加速推车,室内田径馆一周五天的高强度训练后,队员们终于迎来了“放松日”。周日一大早,国家雪车集训队的队员们拎着水杯,陆续出现在上海市第二体育运动学校室外田径场,等待他们的是一段心情舒畅、却劳其筋骨的调整时间。

云层厚重,阳光穿梭其中,时有时无。男队员们大多赤裸着上身,有些稍显沉闷地绕着塑胶跑道慢跑;女队员则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场景,讨论着世界杯冰岛队和澳大利亚队的表现,相互间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

这次夏训的最大特点是教练带来了新计划,还从地方科研所借调了科研人员,现场一些队员身上就佩戴了高科技装备,据了解,与以往单纯地记录心率不同,这种高科技装备是通过心率变异性——即两个心跳的间隔时间,来实时反映运动员的身体功能。这是雪车国家队首次将科技手段注入日常训练。

代表中国征战2018年平昌冬奥会雪车项目的邵奕俊也说:“以前的训练属于’大锅饭’,大家训练都一样,现在更具有个人针对性。力量、爆发力是我的优势,但核心力量和速度很差,今年冬奥会比赛时的启动阶段就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另一名队员应清也表示,夏训主要是改变以往训练的坏习惯,“自己的上肢与核心力量不够,以后还是要加强这方面的训练。”

距离5月14日国家雪车队抵达上海市第二体育运动学校集训,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根据个人技术特点补足短板的训练,效果相当明显。“四周多的训练,核心力量和速度都有了显著提升,我的速度提高了0.1秒左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应清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也收获颇丰,“自己的速度不差,但是力量跟其他人相比却差很多,尤其是负重牵引跑,因为车很重,我还需要加强训练。前几天刚进行了测试,负重牵引跑成绩提高了0.16秒,我还挺开心的。”

对于未来的目标,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期望。与平昌冬奥会失之交臂的应清很遗憾,她期待着能站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舞台上,邵奕俊最大的愿望则是不要受伤。

训练结束后和队友走回运动员公寓的路上,邵奕俊还回忆起了曾经背部意外受伤的故事,那段经历至今仍历历在目。“尽管知道雪车运动有风险,但自己练的这么辛苦,真的不希望受到伤病的影响,还是要认真对待每一天,踏实走好每一步。”

成立于2015年7月的雪车国家队是一支年轻的队伍,所有运动员都是跨界跨项选拔而来。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努力,获得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实现了中国雪车项目奥运会参赛“零的突破”,雪车国家队也成为跨界跨项选拔政策受益最大的队伍之一。

本赛季国家雪车集训队运动员达到29名,其中男运动员19名,女运动员10名。相比于上赛季16名的阵容,今年夏训新增了13个新面孔,12人来自田径项目,1人来自橄榄球。

如果说已经有了基础和一些大赛经验的老队员通过夏训来提升实力,那么新入选的队员更多是“慕名而来”,一切充满未来和等待“师傅领进门”。

跨项自铁饼项目的洪庆宾今年27岁,是目前年龄最大的队员,作为新加入的13名成员之一,跨界跨项前他曾取得过全国前三的不错成绩。“来雪车队就是想寻求突破,因为奥运会是我的梦想。”洪庆宾言简意赅地说。

雪车国家队的确提供了更高的平台,那也意味着新的挑战。入队第一天周洪庆宾还有些吃不消,“跟铁饼的训练方法、理念都不同。深蹲、卧推等大力量训练强度大,小肌肉群的训练则细节更多,一小时4到5个训练项目,密度又很集中,感觉非常累。”

从橄榄球跨界跨项而来的女生谭颖慧深有同感,“雪车与橄榄球的特点有些相近,也需要力量和速度,但没有专门针对力量、速度的特殊训练。刚开始自己的起跑技术、抬腿动作都不熟悉,现在感觉好多了。”

雪车队队员平均年龄21.25岁,最小的只有17岁。洪庆宾说27岁是运动员的黄金期,跟这些小队员相比,自己的适应能力还算不错,“训练方面,总结的经验就是别急于求成,只能循序渐进,把基础和身体素质练扎实。”

第一次入选大名单,带着最初的新奇感,经历陆上推车走歪、不敢上车的心理恐惧后,他们不仅成功坚持下来,还发现了雪车的乐趣与刺激。

如今,他们有着相同的憧憬,“第一步希望能有好的表现,先留在雪车队,然后争取能参加家门口的2022年冬奥会。还没上过冰呢,迫不及待想上冰道体验一下!”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