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冬奥会中文官网首页导航

中国滑雪登山选手积极备战2020年冬青奥会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8年06月05日 12:52

夏季来临,可是在青海省海北州门源县岗什卡雪山,却仍是滑雪登山的好时候。日前,来自中国、西班牙、法国、俄罗斯、韩国、美国、澳大利亚7个国家的42名选手,参加了首届高海拔世界滑雪登山大师赛。这是世界上首次在海拔4000米以上举办滑雪登山赛事。而岗什卡雪山,也就此成为中国滑雪登山选手冲击冬青奥会的演兵场。

滑雪登山进入青冬奥会

所谓滑雪登山,就是使用滑雪器材登上雪山并一路滑下来。滑雪登山使用的滑雪器材,既可以是越野滑雪的雪板,也可以是标准的斜坡滑雪板、北欧式滑雪板、短雪板,甚至是单板都可以。2017年7月10日,国际滑雪登山联盟宣布,滑雪登山被列为2020年洛桑冬季青奥会正式比赛项目,它还有望成为冬奥会的表演项目。在今年2月的亚洲滑雪登山锦标赛上,中国滑雪登山青年队赢得了直通2020年洛桑冬青奥会的两个名额。

本次比赛设短距离赛和垂直竞速赛两个项目,垂直竞速赛的终点海拔为4650米。不过,西藏登山滑雪队的扎西平措并不担心,因为之前近两个月,他们全队一直在西藏海拔6000米的洛堆峰训练,等的就是决战的一刻。

第一天的短距离赛,起点海拔约4450米,终点海拔约4500米,赛道长约300米,其间要经过爬升段、障碍段、脱板转换、脱止滑带转换和滑雪下山等赛段,累计爬升约50米。第二天的垂直竞速赛起点海拔约4450米,终点海拔约4650米,赛道长约1000米,累计爬升约200米,关门时间为一小时。

四名来自西班牙的选手第一次来到中国,也是第一次领略高海拔雪山的独特风景。但留给他们适应高原条件的时间,只有48小时,这让几人有些担忧。胡安•桑切斯说,他们平时在法国的阿尔卑斯山区训练,海拔在2000到3000米。而阿尔卑斯山脉最高峰勃朗峰,海拔也不到5000米。

中国选手技术、装备稍逊一筹

这是岗什卡山第一次举办国际级登山滑雪赛事,前来参赛的国际选手都是世界顶尖水平,给主场作战的中国队员上了一课。除了技术差距,中国选手的装备也稍逊一筹。

首日短距离赛,西班牙选手桑切斯率先冲刺。目前担任滑雪登山国家青年队教练的金煜博,以4秒之差获得第二名,西藏队的扎西平措获得第三。女子组第一名被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娜夺得,西藏队的格桑曲珍在最后一个上山弯处摔倒,因为体能已经耗尽,虽然距离终点咫尺之遥,怎么也没法起身蹭过终点。身后的两位西班牙选手趁机超越,格桑曲珍位列第四。

回顾比赛,西藏滑雪登山队队长扎西平措说,他不仅出现了失误,而且在转换技术上也很落后。“我们太慢了,穿板、脱板、脱止滑带都慢。国外选手的动作非常快,很熟练。在两个转换点,我们之前的领先优势就被赶超了。”他说。

和首日的短距离赛不一样,第二天的垂直竞速,拼的是选手的体能,扎西平措又以几秒之差不敌桑切斯,拿到亚军。金煜博认为,国内滑雪登山专业队伍刚组建不久,训练时间很短,而欧洲运动员都是以滑雪登山为主业,每天训练,不仅水平高,本国高水平滑雪设备厂商也多,滑雪设备比中国选手用的强,对运动员成绩会产生影响。但他也表示:“西藏队和国青队正在加紧训练,差距会越来越小。三年前,中国选手在岗什卡参加比赛,在下滑时还很困难。但是现在我们的水平跟国际选手的水平已经很接近了,在训练细节方面的不足,我们会慢慢改进。”

把岗什卡雪山打造成全天候运动天堂

在初夏时分举行滑雪登山比赛,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青海的岗什卡雪山恰恰能满足多方需求,作为距离城市最近的雪山之一,岗什卡全年平均温度12摄氏度,五月山上夜间达零下10摄氏度。青海海北州副州长刘宝春希望,让岗什卡成为全天候户外运动的天堂。

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王勇峰认为,岗什卡雪山最大的便利是他距离城市圈很近,“岗什卡雪山有9座独立山峰,很多地方都可以开展滑雪登山运动。岗什卡的交通优势非常好,从西宁开车到门源两个多小时,坐高铁过来40分钟。来到岗什卡,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体验滑雪登山,得到攀登雪山的经验。”

成为户外运动大本营,对青海海北州的百姓来说意义非凡。举个例子,这次国际登山滑雪大赛,需要靠马帮将近百人的比赛生活保障物资运输上山,一次大赛,马帮牧民收入15万元。目前岗什卡山全年已有四个大型活动:每年5月的滑雪登山赛,7月的花海百公里越野赛和岗什卡雪山竞速赛以及每年11假期举行的中国登山大会。据亚洲滑雪登山联盟主席柳汉奎介绍,在欧洲,每年4月之后就没法进行滑雪登山运动了,在亚洲其他国家,也没有像岗什卡这么好的高海拔滑雪登山场地。未来如果能将岗什卡的9座山峰资源全部开发出来,会打造成不比阿尔卑斯山脉差的滑雪登山线路。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