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冬奥会中文官网首页导航

杨扬:北京冬奥会打动运动员就能打动全世界

来源:新京报2017年11月24日 12:12

杨扬:北京冬奥会能打动运动员就能打动全世界

中国首位冬奥会冠军、国际奥委会(IOC)委员、国际滑联理事杨扬又有了新的身份。在11月21日召开的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杨扬、赵宏博、叶乔波、陈露、李妮娜等19名运动员受聘担任运动员委员会委员,杨扬任主席。22日,杨扬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她把这个委员会的成立称为观念的突破。她说,运动员委员会主要为参赛运动员服务,能打动他们就能打动全世界。

老人 我们有宝贵经验

新京报:请先介绍一下运动员委员会。

杨扬:会议(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领导都是脱稿讲话,说明他们经过了深思熟虑。2022年冬奥会将以运动员为核心,他们希望我们能全方位参与其中,包括场馆建设、竞赛组织、后勤保障等方面。

委员会现在有19位成员,未来会根据情况有所增减。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基本涵盖了所有项目,体现了全面性。从人选上可以看出,我们并不是去做形象大使,而是要做实事。所以我还是充满期待的。

新京报:运动员委员会的功能、职责是什么?

杨扬:会上已经通过了章程,规定了运动员委员会的职责任务,未来在工作机制上会形成一个保障。接下来,就是怎么调动委员的积极性了。好在冬奥组委各部门,我们可以直接对接。

冬奥组委也下达了任务。未来,运动员委员会在工作层面要布置好任务,参与规划设计,运动员在这方面还是能提供许多宝贵的经验的,比如,休息区域雪板如何摆放等这样的细节问题。

新京报:作为委员会主席,你个人有什么想法?

杨扬:如果我们的工作能做到真正打动运动员,那就能打动世界。网络高度发达的当下,运动员本身就是自媒体,尤其是优秀运动员们。我们如果能给他们更加细致入微的服务,保证他们不受太多的外界干扰,舒心地参加比赛。他们把自己美好的参赛体验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出去,就可以给我们的冬奥会增加很多色彩。

我们已经有了许多小想法,如果能做到,2022年冬奥会将会更加精彩。

强人 我们要做好示范

新京报:运动员委员会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成立的?

杨扬:委员会差不多筹备了有一年了,名单的确定非常慎重。成立运动员委员会是北京与国际奥委会签订的主办城市合同的一部分,我们成立运动员委员会,表明了我们做事的态度和立场。

新京报:为什么委员会中有两名夏季项目运动员(王皓和杜丽)?

杨扬:一方面,是因为冬季项目中大概有三分之一咱们国内还没有开展,而夏季运动员参加的大赛多,他们的经验能够为冬奥会的组织提供很好的补充。另一方面,冬奥会也是所有体育人的事,我觉得,不应该单纯地区分为夏季和冬季。未来,委员力量还会有所加强。

新京报:冬奥会结束后,委员会的效应如何延续?

杨扬:虽然这是个临时性机构,但它的成立也是历史性的突破,特别是观念的突破。运动员委员会虽然是短期工作,但会有长期影响的,所以必须做好示范。这对我们来说,也有一定的压力。如果说,我们被动地等着安排任务,那这个委员会就形同虚设了。我们希望能主动提供科学实用、有可操作性的建议。

个人 未来还在IOC工作

新京报:你的国际奥委会委员任期即将结束,未来还会竞选吗?

杨扬:按照规定,我退役时间太长,已经不能以运动员身份参加竞选了,今年我们报了张虹。我唯一的机会就是,以国际体育单项联合会成员身份(国际滑联理事)参加竞选,但还没有规划。我未来应该还会在国际奥委会工作。

新京报:在国际奥委会8年的经历,对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的工作有什么帮助?

杨扬:这几年在国际奥委会的工作,让我积累了大量经验。接下来,首先要考虑的还是怎么做好运动员的工作。有些工作不是能力问题,而是视野问题。

外界已经有许多现成的经验,只要拿来和我们的实际情况更好地结合就好。我们这个运动员委员会是义务工作,不拿薪水,大家各自都有本职工作,有时候精力可能会跟不上。我要做的就是动员他们,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这一点,我在国际奥委会的经历应该会有所帮助。另外,2022年冬奥会我们是为全世界运动员服务的,需要和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各个单项联合会的运动员委员会沟通,这是我的优势。

新京报:你经常出差,非常忙碌。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的关系?

杨扬:是的,我经常飞来飞去。前几天在洛桑开会,孩子的生日只能提前给过一下。平衡事业和家庭的关系,一定要跟家人达成一致,特别是和爱人的沟通,相当重要。

我知道我这段时间会很忙,就给爱人做好思想工作。在洛桑开会时中间有5天休息时间,他就过来找我,这是有了孩子后我们第一个二人空间。这5天的团聚,我们聊了很多,让我最近这半个月都比较好过。夫妻之间相互支持很重要,可能熟悉我的朋友看到的是他支持我,其实我也支持他,回家之后我就会给他放假,他就能去做他喜欢的事了。

返回
首页